圆桌论坛:从医学跨界美妆,皮肤科医生做品牌需要怎样的赋能生态

未来医学和美妆进一步结合时,皮肤科医生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未来赋能生态带来的机会点在哪里?

8月28日,聚美丽与CSDCMA皮科时讯论坛,联合福瑞达美业,瑷尔博士在上海静安洲际酒店共同举办了《皮肤微生态·首届美妆&皮肤科医生跨界大会》,这是国内首次打破美妆行业和皮肤科医学次元壁的大会。

在主题为《从医学跨界美妆,皮肤科医生做品牌需要怎样的赋能生态》圆桌论坛上,聚研荟CEO、专业美妆KOL郝宇博士与5位不同背景的嘉宾,探讨医学与美妆跨界的无限可能。

这5位嘉宾分别为:福瑞达美业瑷尔博士品牌负责人白天明、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皮肤学教授陈瑾、深圳优德医疗美容诊所创始人彭双发、博乐达创始人钟锦璐、百润创始人Philip。

此次圆桌对话的嘉宾阵容涵盖了皮肤科医生、美妆品牌负责人、专业美妆KOL,以及具有药业背景的品牌或公司创始人,在多轮的对话中产生出了很多的火花,也让大家对于皮肤科医生与美妆的跨界合作展开了无限想象。(以下为论坛实录)

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次圆桌的背景。国内功效型的护肤品,以及医美的火爆情况,其实已经把皮肤科医生、皮肤医学、化妆品、美业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今天下午分享的报告也提到欧美这些国家里面,其实皮肤科医生这些专业人士,除了自己的医疗诊所的业务之外,早就和化妆品和整个行业发生了紧密的合作。

甚至我们看到几乎所有的品牌都和皮肤科医生有紧密的合作,要么皮肤科医生创立,要么是以皮肤科医生作为一个非常核心的IP作为品牌宣传。基于这样的情况,通过今天基本的讨论,可以判断在不久的将来在咱们中国,必然皮肤科医生会在发展的道路上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所以今天请了几位代表,想跟大家探讨一下未来医学和美妆进一步结合的时候,咱们的皮肤科医生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以及未来赋能生态带来的机会点在哪里?

接下来我的第一个问题,想先问一下陈瑾老师,陈老师从您的角度来看,皮肤科医生现在跨界美妆有哪一些障碍或者是困难,或者是需要什么样的帮助或者是合作呢?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对于我们公立医院的皮肤科医生来说,除了治病,我们确实非常需要护肤品。因为我们很多的患者除了药物,或者是激光光电治疗之外,其实非常需要辅以一些护肤品对于患者进行管理。患者可以用什么样的护肤品呢?他需要你给明确的指导。但是我们公立医院的医生会有政策的障碍:不能告诉他产品、不能告诉他品牌。因为我们医生有被投诉。医生推荐了我用某个护发产品,是不是这个医生跟这个品牌有特殊的渠道。那怎么样说呢?我就写公众号。

另外一个,毕竟术业有专攻,隔行如隔山,如果跨界到化妆品,我还得学成分,我得了解它的制作工艺,我甚至还要学学物理,说实话还是跨了行业。皮肤科医生,其实并不太懂护肤品。部分医生还是需要学习的,这个学习的话,是一个非常系统的过程。

还有一点,公立医院的时间和精力。公立医院的医生,要管病房的病人,还要看门诊,还要做教学还要做科研。哪有那么多的时间扑在另外一个专业的道路上,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时间、精力严重不足。这是我们的困难。

我想要的帮助是什么呢?

我想要的帮助非常多,更多的学习机会和平台。第二点,我们需要这种各种各样的交流的机会。比如说我们这些大的品牌方,包括今天这么好的一个会议,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难得有时间出来学习,通过这样的交流方式,让我们有了学习的机会,我觉得这一点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更希望政策、医院等等这一些,我们不可控的一些因素,让我们有更多的自由和时间,能够来跨界的了解这个行业。因为这个行业对于我们皮肤科医生来说,它是非常必要的一个手段,我觉得皮肤科医生和护肤品的赋能,会是一个非常共赢的局面。

非常好。刚刚陈老师提到了希望体制可以给大家更多发展空间,另外要有更多的交流机会。

对于彭老师,您是在体制内成名,然后离开了体制创业,现在也非常成功。对于您来说,您和美妆界的合作,现在还有一些痛点吗?

我希望这种跨界融合,以后能在皮肤科医生的年会里面引入。第二个我们要有想象力,就是我们走出体制创业的时候,其实我想象过我在哪个地方,和什么样的病人做什么事情,我有一个想象,所以后来开诊所开到现在,基本上和我原来想象的,我需要的工作环境一致。也就是不管是在体制内,还是在体制之外,我们心中要有一个参考的标准。

第二个,我说我跟郝医生都是大嘴,这个大嘴不好听,我说我们是大炮。我放个很大的大炮,我们国内的皮肤科医生,尤其是走出体制的皮肤科医生,有个最大的弊端,就是想法太多,储备太少。

我研究过东亚地区这些诊所的医生,他们都是富二代。就是有足够的钱读完医学之后,再去读一个商科。我们在座的皮肤科医生有谁家里给钱去读商科?我是半夜偷偷看资料,学了一点商科的皮毛。所以我们皮肤科医生要过渡到品牌,当中有个重大的鸿沟,我们知识结构有缺陷,所以我们要低调一点,想法少一点,多读一点书。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的契机。因为我们每个人再努力,就像陈老师一样,天天飞,晚上还要做直播,还要学习,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就像彭老师说的,多读书,想法少一点,这是合作的前提和契机。谈到合作.

我问一下钟老师,钟老师一直在做博乐达。我和博乐达合作也很多年了。其实博乐达真正起飞,就是钟老师操盘这个品牌。能不能钟老师跟我们分享一下,作为博乐达这样一个成长速度这么惊人的品牌,是如何和我们皮肤科医生进行合作的呢?博乐达拥有哪一些好的方法或者是案例分享?

钟锦璐:谢谢郝博。我是学医的,曾经也当过医生,我特别喜欢跟医生合作,因为医生有个本能,想要我的患者变好,这是他的本能。

第二个,我从医院跳槽到医药行业这个领域当中,我觉得我进入了一个非常好的黄埔军校,我们入行第一天,我们领导就说,我们要帮助医生,并且要保护好医生,这是我们一直遵循的一个原则。我觉得我们帮助医生是最重要的,我一直把我自己定位在我是医生的好队友,我觉得医生是冲在前线的,他是有资格挑选他的合作伙伴。我是希望,既然是合作伙伴,那我一定要变成好的队友。

这种体现在哪里呢?就是帮助医生。特别是在体制内的医生,体制内的医生的需求,无非要让我们的患者变得更好,安全的变得更好。

第二个自身能力的提高,包括在科研,包括在职业生涯发展这方面,我觉得,我提供一个好的产品,我个人认为,这是我必须要去做的。

另外一个,既然是好的产品,我们是希望能够跟医生合作,做关于这产品或者是这个成分或者是这个运载体系的一些合作的研究。让我们的医生在工作当中,能够更多的去在临床研究方面方式方法得到更多的提高,以及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多发表一些文献,提高它的一些科研思路。

Philip的百润是专门代理全球其他的国家功效型的护肤品进入到国内来进行销售的集团,那这样的话,Philip是不是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国外的美妆品牌、护肤品品牌,大家是怎么样合作的呢?

其实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些发达的市场,都是非常成熟的行业。在美国、欧洲、日本,都有皮肤科医生开创,或者是皮肤科医生参与的品牌,大致有三种模式,一种模式就像,发明者发现了一些特殊成分,还有就是本来天然就存在的对皮肤的作用。比如抗氧化等等这些作用。他们最初把这个技术给了很多大的护肤品公司,然后又开创了自己的品牌,这是一种模式。

还有一种,例如ProActiv,没有什么特殊的成分,找出一个非常简单的,容易沟通消费者的三部曲,作为痤疮的治疗和日常的护理。

事实上刚刚赖教授也有讲到,说术业有专攻,医生不可能所有的产品都做成功。最初的产品商业化不是很成功。后来他们找电视直销公司,晚上买最便宜的时段,把各个边边角角,电视台没有卖掉的时段,把它买下来,也借用了两位皮肤科医生的知名度.

但是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成功因素,它的模式,我寄给你,你不满意就退给我。你刷了卡只要不跟我说退,我就每个月给你固定的寄。它就变成了这样一种行销的方式,它在当时这种营销的方式,也做了很多的创新。再结合他们当时正好找到一两个非常出名的明星,正好又是痤疮很严重的,然后造成了巨大的成功。顶峰销售达到8亿美金。

他们是找出一个概念,非常简单的可以沟通给消费者,同时又结合非常有效的行销手段,但是其中很重要的是跟这个商业化的公司的合作。

第三种模式,也是非常流行的,在很多诊所都有专门的公司,为医生开发出他个人的品牌,目的一方面帮助这些病人在做完手术后,或者是做完了医美的手续之后,能够让他提高效果或者是恢复得更快,同时也是对于这个诊所提高客户黏度的方式。因为优得产品只有在优得诊所才能拿到。所以这三种模式都是存在的。最终我们回到赖教授讲到的术业有专攻,皮肤科医生可以赋能行业,行业也可以倒过来赋能皮肤科医生创造品牌的成功。

刚刚你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词,我也非常认同,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把事情都做完,你刚刚提到了皮肤科可以赋能这个行业同样皮肤科医生也可以赋能这个行业。我想问一下天明总,这个行业里面,供应链是非常重要的一块,从供应链角度来说,怎么样赋能呢?

从福瑞达的角度来讲,大家可能也知道,在业内,我们从做玻尿酸开始起家,一直到现在我们从技术到原料进行了很多基础的研究,在这个基础研究之上,我们有自己的生产的体系,自己研发的体系。可以说这四十年来,我们围绕着美业的点点滴滴,覆盖了整个全产业链.

所以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更多的是能够提供给我们皮肤科医生在除了大家所擅长的这个领域之外的每一个环节,这个当中,我们福瑞达所擅长的供应链端的技术研发,以及后面的产品开发、品控,这个角度我们赋能给皮肤科医生,这大概是第一个方面,我们在整个产业链当中,我们会贯穿始终。

第二个,包括我们这一次,我们也想跟皮肤科医生,想在专业技术领域里面,能够开展一些更深度的一些合作。就是我们大家都在讲的肌肤微生态,我们更多的想跟皮肤科医生站在一起,从皮肤微生态这个基础的理论体系搭建起来,能够把整个的技术端、研发端,然后寻根溯源,找到根源。

其实在我们来之前,因为本身我们这边,就跟我们的母集团鲁商发展这边成立了一个基金。我觉得对于皮肤科医生来讲,从前期资本的需求,到后端的研发的需求,到基础端的需求到生产端的需求,到营销端的需求,我们可以实现一个闭环链接。

所以也是希望通过福瑞达,作为一个国企品牌,作为在美妆行业里面我们坚持了37年的这样一个历史的品牌。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给到消费者更好的点。我们也是责无旁贷,也希望能够跟所有的皮肤科医生,能够共同的推进整个行业。

我总结一下,简单的两点,第一大家如果想做研究,福瑞达可以帮忙,第二想做产品的话,一声招呼,福瑞达也可以办得妥妥的。

对的,甚至大家需要钱,我们也可以。包括未来跟大家共创品牌当中,我们可以有很多的完成的点。比如并购、上市这一些,这些有无限大的想象空间。

非常好,这个品牌听下来很值得大家合作。感谢。

正好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主办方非常有心,事先把今天所有的参会得与会者里面,征集了一些大家想问的问题。有个问题是问到,类似福瑞达这样的品牌大家都想合作,但是与会者有一个问题,皮肤科医生可以和什么样的品牌建立合作,有一些品牌皮肤科医生愿意合作,有一些品牌可能皮肤科医生不愿意合作。这个问题陈老师是不是分享一下?

这个问题,也是我们在座的很多医生思考的,其实我从公立医院的医生角度来说,第一个需求这个产品,能不能服务我们的患者人群,这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一点,这个东西是不是好东西。第二点,这个能不能提高我自己的学习能力,包括科研、研发,包括学界的影响力,这是公立医院看重的。还有这个品牌的持续性、延续性,因为有这样的品牌支撑,它可能可以延续下去,我们皮肤科医生愿意和这样的品牌合作。

第二点,有特质性的品牌,它可能不是一些百年企业,但是它某一些亮点,非常的新颖,打个比方比如水杨酸这样的产品,它如果能抓住一些亮点,能解决一些皮肤的问题,毛发的问题,这时候皮肤科医生也愿意和这个品牌合作。

还有一个,像福瑞达老总说的一样,如果这个品牌它的多方面性,比如它每一个环节,都非常的圆满,如果愿意和皮肤科医生个人一起共同合作、发展,能够产生自己品牌的这样的一些公司或者是品牌的话,这些品牌都是我们医生非常喜欢的品牌。有哪些品牌,我们会比较不喜欢呢?

这是放炮时间了。

对的,其实总体来说,我们如果说它本质只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可能对于医疗行业的医生,无论是私立的还是公立的医生来说,都是比较抗拒的,因为我们所有的行业本原还是要造福人类,必定要共赢,这个东西才能持续长久下去。如果只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我们本原上有不愿意合作。

我们怎么评判呢?第一个我比较喜欢的,我看这个品牌的研发团队,这个团队怎么样,有没有做一些药理的实验,细胞功能的实验,甚至临床肌肤肌理的投入。如果没有的话,我会质疑这个品牌的安全性。

第二点,质量这一块,如果他只是找一些代工厂家代工,它没办法把控流程。无论这个东西多好,如果制造上不能保证工艺,就不能保证疗效。所以它如果有自己的或者是长期合作的生产厂家、知名厂家。这一点也能对它的品质得到保证。我自己来说,我会从这两评判这个厂家合作还是不合作。这个还是跟医生本身的名誉息息相关。

职业道德底线非常高,因为大家都是为消费者服务。

接下来的问题,我觉得最合适回答的是彭老师,今天参会得很多是皮肤科大夫,这个问题是问皮肤科医生如何更好的在院外创业?

彭双发:大家说我们是行业里面退休的老军医。这是开玩笑。第二个我觉得,你要先在公立医院里面研究你的客户、需要服务的群体。第一个是研究患者的皮肤,第二个研究患者的喜好。你觉得你要提供这个服务模式,你就慢慢往这方面靠。

再者,你要研究,哪一些人愿意买单,研究透彻之后,2012年辞职创业之前,我在医师年会上提出来一个概念,你在公立医院要获得一万个粉丝,就足够开个小诊所养活你了,当然这个只供参考。我比较主张创业人士多带点理科的思维。理科是讲数据的。

这样听起来,外面创业也挺简单的,有没有一些坑需要跟大家分享一下呢?

特别多,因为我看到很多皮肤科医生辛苦的奔上奔下做很多事情,最后掉到坑里面去了。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资本都是渣男。第一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自己的现金流。未来的竞争,不管是跟皮肤科同行竞争,还是跟外面竞争,成本竞争是第一位。你自己把自己做死掉了,就要求资本,资本都是渣男,不要对资本寄予太高的希望。你要把自己的资本积累到足够,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天明总能不能分享一下,从皮肤科医生角度来说,品牌方可以做一些什么事情呢?

从品牌方角度来讲,我们更多的围绕着消费者,围绕着这个产品。今天我们提到的这个点,围绕产品,我们把它做足做透。真正把这个产品的核心价值,和皮肤科医生一起,做一些这样的研究。我们也联合皮肤科医生,真的从皮肤的肌理,然后到健康的状态,然后能够形成这样的一个联合的研发。能够总结出一些底层逻辑,更好的解决消费者的点,我觉得这个可能是第一个点。

第二个,不得不说的一点,我们皮肤科医生从营销的角度来讲,对品牌背书的能力,确确实实还是很厉害的,在行业里面,也会发现很多优秀的品牌,是跟我们皮肤科医生,结合得非常好。既能够带来品牌的销售,而且还能满足消费者的价格。但是我们不管从背书的角度来讲,还是基于基础的研究,真正发觉消费者痛点的问题,归根结底来讲,还是要回到最核心的问题,解决消费者的哪一些痛点,这是最后的一个落脚点。

Philip有什么补充呢?尤其是国外的经验?

三个方面,一个是品牌初创阶段,作为一个引路者,指导者,品牌创立之后,产生现实世界的依据,营销方面,以及上市方面的保驾护航,倒过来说,皮肤科医生创业成功,有很多的路要走。产品研发、营销等等方面,我们希望跟皮肤科医生合作,把百润作为一个开放的平台,建立这种开放创新的生态体系。

因为我之前是在化妆品集团,正好是从事科学传播这个工作,其实正好我可以分享一点点,皮肤科医生和我们品牌合作,有一些具体的事情可以做。

第一个我简单分成两类,我们皮肤科医生,我称之为专业人士,专业人士所拥有最大的能力,是专业的知识专业的能力,这两块可以快速的找到和品牌合作的点。有专业的知识,就可以到化妆品集团做顾问。对于我们的产品开发能够做长期的专业知识的顾问,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落地的事情可以做的。

第二个,这些皮肤科医生,拥有非常棒的技术的医生,我们的确可以考虑找到好的合作伙伴,进行产品的转化,技术的转化,甚至于如果能找到类似于福瑞达、Philip这样好的合作伙伴,的确可以考虑创立品牌的可能性。所以我建议,有知识的做顾问,有兴趣的真的可以做品牌。

最后我问一个假设性的问题,我先问陈老师,如果现在您打算要成立一个化妆品品牌,您觉得您现在最希望得到的三项帮助或者是赋能会是什么呢?

这个梦想太美妙了,我好好想一想。首先我觉得,我要清楚的认识我自己,我的专业是有限的,我想要的赋能,是想要跟一些专业的团队合作,我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第二我也在做研发。可能我有一些想法,临床的一些idea和我一些基础的idea,我需要强劲有力的研发团队。这是我第一个想要的合作伙伴。这个研发团队可能来自高校或者是公司的药学部,他能把我的想法落实。

第二个就是生产工艺制作,希望是一个非常有基础和经验的一个工厂。能够把我的想法,最后能够做出,最重要的是保证它的功效。

第三点,非常需要的是营销团队,这个毕竟是商业,我需要一个很强的营销团队,它能够对我护肤品的受众,它的包装,包括它的宣传,讲好产品故事。如果我有这三个强劲有力的团队跟我合作,我觉得我的梦想可能真的可以成功。

我看到天明总在笑了,这个说不定真的可以成功。

白天明:陈老师刚刚在讲,我一一对应入座。我们有科学研发团队。生产的话,我们现在福瑞达的三期工程年底要投入生产,而且是百万十万级的产品净化车间,能保证品质。最后营销的话,我们用一年时间,天猫的销售一个多亿,同时线下有两百多家的单品牌的实体店。我觉得真的挺符合陈老师的三个点。

郝宇:最后再简单总结一下,我觉得最核心的就是两件事,第一我们皮肤科医生,最核心的是我们的专业,第二个,无论和谁合作,其实到最后,我们还是需要思考的是,能不能给我们消费者提供最最实在的切实的利益,帮到消费者。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