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若羽臣成功过会,又一家TP上市公司诞生

闯关成功。

今日又有4家公司上会,其中就包括此前被按下暂停键的广州若羽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若羽臣)。

若羽臣一直等待迎接这一IPO最后决战时刻,在经历上次的“暂缓表决”如今终于成功过会。

IPO之路波折

6月11日若羽臣曾上会,但在同期5家公司均过会的同时公司却被“暂缓表决”。“暂缓表决”意为发审委委员发现存在尚待调查核实并影响明确判断的重大问题。

在6月11日上会前夕,有公众号分析称若羽臣利润背后,疑似由大股东朗姿股份投资的L&P化妆品公司旗下美迪惠尔贡献了最大部分,且分销该品牌的毛利润不同寻常的高,质疑若羽臣未将该交易作为关联交易披露而造成风险。

事实上,若羽臣的IPO之路艰难,最早可回溯至2017年。

2015年12月,若羽臣登陆新三板市场,于2017年8月报送申报稿,拟在创业板上市。2015年若羽臣在新三板挂牌。2017年若羽臣计划在创业板上市,并于2017年8月递交招股书,此后于2018年4月、2019年6月、2020年1月几次申报提交招股书。如今,终于尘埃落定。

线上代运营和渠道分销占主营收入90%以上

若羽臣主要业务包括线上代运营、渠道分销、品牌策划三种业务模式。其中线上代运营和渠道分销为主要收入来源占据90%以上,而品牌策划服务收入占比呈逐年上升趋势。

目前若羽臣建立了以天猫官方旗舰店为核心运营渠道,并覆盖了京东、唯品会、考拉等电商平台的全网销售通路。

财务数据显示,若羽臣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的营收分别为3.73亿元、6.71亿元、9.31亿元、6.2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64.76万元、5763.52万元、7741.74万元、5006.20万元。

线上代运营、渠道分销以及品牌策划在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98.06%、94.98%、91.49%和 93.28%。

线上代运营分为零售模式和服务费模式。“差价”是零售模式和渠道分销的主要盈利来源。

若羽臣在招股书中表示,零售结算方式下,公司的盈利来源主要体现为货物的购销差价;渠道分销的盈利来源是货品的购销差价。

依赖返利、毛利率下降仍是问题,TP公司新能力将成增长动力

招股书显示,2019年1-6月,若羽臣国际品牌营收占比占主营业务的95.61%。

△图片来自若羽臣2020年1月申报招股书

但同时招股书披露,拉动收入减少最多的前两大品牌为Sanosan/哈罗闪、Mediheal/美迪惠尔,Sanosan/哈罗闪品牌收入及销量下滑较为明显,主要由于母婴洗护行业近年来市场竞争激烈,同时品牌自身产品竞争力有所下降所致。

而2019 年1-9 月京东从其他渠道增加对Mediheal/美迪惠尔产品的采购,导致发行人对Mediheal/美迪惠尔品牌渠道分销收入减少。

此外,若羽臣存货资产占总资产比重较高。2016年至2018年,若羽臣的存货分别为8324.87万元、1.23亿元、1.50亿元,存货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34.23%、30.21%、23.85%,2019年前三季度的存货已经达到1.88亿元,占资产总额比重33.20%;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存货增长率分别为47.53%、22.13%、25.35%。

返利问题也是人们关注的话题。若羽臣在招股书风险页面中也表示,若未来品牌方返利政策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或其他因素导致公司获得的返利出现下降或无法收回,公司的盈利能力将因此受到不利影响。

报告期内,若羽臣的净利润分别为2979.16万元、5775.22万元、7730.04万元和5006.21万元,2016年至2018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61.08%。若羽臣净利润相对稳定,但是毛利率逐年下降。

作为电商代运营领域具有代表性的公司,壹网壹创于去年九月成功登陆A股,丽人丽妆也于6月初首发成功过会。

事实上,在如今以淘搭档、品牌代运营、跨境及内容营销几轮升级后,TP公司的挑战和未来的核心能力发生了变化。

针对社媒及新营销的探索,若羽臣已经迈出步伐。

近年来,若羽臣针对新兴、小众品牌,战略性地拓展云集、小红书、抖音等新兴社交与内容渠道,并选择与KOL合作,如2019年若羽臣通过和KOL雪梨Cherie签约,今年618期间携手李佳琦直播,参与公域短视频投稿等等。针对社媒新营销环境,未来TP公司新能力将是下一轮增长的核心竞争力。

此次上会成功,对于若羽臣而言是发展历程中的重要节点,至此若羽臣将继壹网壹创、丽人丽妆之后成为国内上市的美妆代运营商,期待若羽臣之后的表现。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