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127:俩国货新锐竟逆势获千万级投资/爱茉莉太平洋开发透明防晒原料

本周,欧舒丹、拜尔斯道夫及Natura & co纷纷发布财报。

想了解全球化妆品行业发生了什么吗?一篇文章带你速览本周(5月4日—5月8日)精彩~

欧舒丹2020财年两位数增长

5月5日,欧舒丹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0财年和第四季度销售数据,2020财年集团销售净额16.4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26.7亿元),按报告汇率计算及固定汇率计算分别增长15.2%及12.8%。ELEMIS及核心品牌L’Occitane en Provence,是其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

第四季度受疫情影响,零售、旅游零售和B2B渠道都受到了冲击,四季度集团销售额下降1.6%至3.3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疫情导致的损失约为56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3亿元),占四季度营收17%。

从市场来看,美国依然是欧舒丹在全球的最大市场,销售额占比在18%,其次为日本、中国和英国。其中,中国市场占比为11.9%,低于2019财年的12.5%,主要因为2020财年中国同店销售额下滑3.3%。

为帮助集团度过危机,欧舒丹宣布了一系列的成本节约举措,包括削减董事和高管25%的薪酬、推迟营销投资、取消或推迟开店和装修计划等等。

拜尔斯道夫一季度销售额略有下跌

截止到3月31日的第一季度中, 拜尔斯道夫(Beiersdorf)集团的销售额为 19.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47亿元),同比下跌1.9%,有机下跌3.6%(不计汇率以及结构性影响带来的变动);其中消费品部门的销售额为15.9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23亿元),同比下跌1%,有机下跌3.3%。

一季度,高端护肤品牌莱伯妮(La Prairie)及其防晒产品的销售受到了旅游零售业大幅下滑的冲击,销售额同比下跌了36%,而优色林和Aquaphor乳霜销量增长11.5%,妮维雅小幅增长了0.6%。此外,护手霜、洗手液和Hansaplast创可贴的销售则出现了增长。

疫情期间,拜尔斯道夫将大量的营销成本转投到了线上渠道,数字媒体的营销成本占总额比例达到了43%,推动电商渠道销售实现了23%的增长。

个护新锐BOBORE逆势获千万级投资

日前,磐缔资本宣布完成了新锐个护品牌BOBORE(波波瑞)的投资交割,投资主体为磐缔资本与几大头部MCN机构及产业方合作设立的流量赋能基金,这意味着这个新锐个护品牌不但获得了千万级投资,也获得了从小红书头部品牌到多交易平台和多流量平台成功切换的关键资源。

BOBORE由朱飞霖与查秋延创立,两位创始人都拥有出色的内容能力。不同于很多品牌外包社交媒体营销的工作,BOBORE从一开始就自建团队,所有的红人筛选与传播内容都自主管理,并且基于对各个平台逻辑和内容的深入观察和研究,逐渐沉淀出了一套自己的选号和投放的算法逻辑及精细化筛选模型。

今年3月,BOBORE开始正式运营天猫旗舰店,此外还有进驻K11beauty、Noisy等线下新锐渠道。

关于品牌的更多介绍,可阅读原文

青松股份拟收购诺斯贝尔剩余10%股权

5月6日,青松股份发布公告收购控股子公司诺斯贝尔剩余10%股份。拟由全资子公司广东领博收购香港诺斯贝尔持有的诺斯贝尔10%股份,交易对价4.3 亿元,交易方式为现金收购。

交易完成后,青松股份及全资子公司广东领博合计持有诺斯贝尔100%股份,其中公司持诺斯贝尔90%股份、全资子公司广东领博持诺斯贝尔10%股份。相当于青松股份及其子公司以28.6亿元的价格将诺斯贝尔完全控股(2019年4月收购诺斯贝尔90%股份,合计收购价24.3亿元)。

此次收购将进一步对化妆品板块业务进行整体整合,提升整体核心竞争力和盈利能力,同时也是基于对诺斯贝尔发展前景的认可。从青松股份公告显示,去年诺斯贝尔营收已占到青松股份总营收的55.15%,化妆品业务成为青松股份营收的最大来源。

爱茉莉太平洋开发透明防晒原料

长期以来,爱茉莉太平洋一直致力于研发创新型防晒霜。最近,该巨头宣布开发了一种透明的无机防晒原料,据说可以有效地反射紫外线。

爱茉莉太平洋技术研究院Material Lab的 Lee Yeon博士和成均馆大学化学工程系Lee Gi-ra教授研究室对该课题开展了共同研究。共同研究团队成功合成和组合出均一、尺寸微小且中空的球形二氧化硅粒子,同时还发现由这种粒子形成的薄膜能够调整均一的气孔大小和气孔间隔,从而反射可见光线和紫外线领域的光。

当前防晒霜中所用来反射紫外线的无机物质主要是氧化锌(ZnO)和二氧化钛(TiO2)等,这些物质的折射率高,直接使用会产生白浊现象,而爱茉莉太平洋新研发的原料在强烈反射紫外线的同时,在可见光线领域仍然显出透明。该事实和自然界的变色龙或绿藻植物等通过散射光线快速改变表面颜色的原理类似。

口腔护理品牌BOP获千万元Pre-A轮融资

5月6日,创立于2019年的口腔护理品牌BOP完成了1000万元Pre-A轮融资,领投方为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跟投方为嘉程资本,此轮融资资金将用于新品开发和品牌推广。

品牌创始人Lincoln曾是拉面说联合创始人、联合利华品牌经理。此前,BOP曾获得来自嘉程资本的天使轮融资。

在产品创新方面,BOP主打护理功效,能解决口臭、牙周炎、敏感和牙龈出血等问题,配方由有几十年功效开发经验的日本口腔医生渡边秀司教授研发。目前该品牌以线上为主,在天猫、京东、小红书都有布局。

Natura & co新季报:销售额略有增长

近日,巴西美妆巨头Natura &Co发布最新季报。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季度,Natura &Co的综合净销售额总计75亿巴西雷亚尔(约合人民币92.9亿元),同比增长1.9%。由于收购雅芳,集团净亏损为8.208亿雷亚尔。

推动销售增长的因素主要是Natura品牌在巴西和拉丁美洲的销售强劲增长、电子商务销售以及伊索(Aesop)的两位数增长。

调整后的EBITDA为5.715亿雷亚尔,利润率为7.6%,反映了收购雅芳带来的一次性成本和新冠肺炎带来的影响。

本季度是第一个包含雅芳产品的季度。该公司援引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的数据指出,随着雅芳的加入,Natura &Co在拉丁美洲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11.8%。但受到拉丁美洲市场的销售代表数量减少以及疫情的影响,雅芳的净收入下降了7.1%。

与去年同期相比,集团电子商务销售额近几周增长了近250%。在这个季度,Natura和Avon的电子商务增长了150%,Body Shop增长了300%,Aesop增长了500%。

疫情或成纯净美妆最大助力

尽管疫情流行带来了经济衰退,但纯净美妆产品的销售仍在继续上升,像Herbivore、Schmidt’s Naturals等纯净美妆品牌增长强劲。据NPD称,尽管美妆产品的销量下降了14%,但今年高端纯净美妆产品的销量却上升了11%。

与可持续性运动类似,“纯净美容”这个词至今依旧缺乏明确定义。各大品牌对这个术语都有各自不同而广泛的解释,并将其应用在自家的产品上,但所谓的“纯净”主要指的是以不含对羟基苯甲酸酯、硫酸盐和硅酮等物质的产品。

对于新锐纯净品牌来说,纯净的意义会变得更广泛,同时更注重安全。英敏特高级美容分析师Clare Hennigan表示,“纯净美妆最初是一种天然成分趋势,如今已发展成为一种融合了安全性、透明性以及一系列其他因素的运动。新冠病毒是对这项运动的催化剂,未来纯净成分的配方将依赖于安全的合成成分。”

L Brands为维密制定了新的独立计划

据彭博社报道,在Sycamore Partners交易失败后,L Brands宣布将独立运营维密品牌。该公司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运营Bath & Body Works,并已同意取消与Sycamore的交易,两家公司目前正着手解决所有未决诉讼。

L Brands将在2020年5月21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披露未来计划的进一步信息。现任董事兼L Brands董事会未来主席萨拉•纳什表示:“与所有零售商一样,公司面临着极具挑战性的商业环境。我们正在削减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的成本并改进品牌,同时继续推动Bath & Body Works的强劲增长。”

与Sycamore的交易在4月底结束,当时该公司提起诉讼,要求终止交易,指责L Brands没有支付租金和让员工休假,违反了协议条款。L Brands公司反诉以保留条款。L Brands首席执行官兼董事长莱斯利·韦克斯纳将卸任,Bath & Body Works主管安德鲁·梅斯洛将接任母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萨拉·纳什将担任董事会主席。

BECCA Cosmetics宣布召回遮瑕

BECCA Cosmetics因担心霉菌污染,宣布召回其Light Shifter Brightening遮瑕产品。该产品在美国生产并在全球市场销售,召回是在FDA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BECCA Cosmetics宣布称:“在一些遮瑕的海绵头上发现了一种黑褐色物质,被鉴定后判断是普通霉菌。”

产品可能存在暂时性皮肤刺激或眼睛过敏的潜在风险,Becca Cosmetics声称不太可能造成严重伤害,目前也还有出现和该产品相关的不良反应或受伤的报道。

消息来源| WWD、Globalcosmeticsnews、Fashionnetwork、Gcimagazine、

图片来源| 同上

责任编辑:木头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