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妆新锐品牌进军快手的最佳时机来了吗?

从快手生态、快手直播电商、快手原生品牌观察等维度,带给美妆行业对快手全景纵览式的视角。

责任编辑:@夏天童鞋

月销千万、营销前置、根据粉丝反馈而进行迭代、私域用户深度运营,这些前沿而时尚的品牌运作手法,都是近年来新锐品牌的打法,但如果告诉你这些都同时发生在快手平台,你会不会惊讶?

“我们品牌入驻快手不到一年,在线上业务的占比增长很快,很多次单场直播带货都超过两万瓶。我觉得快手非常适合我们这样(有自主供应链,有多个品牌)的企业。”雪蕾战略中心负责人曹东智告诉聚美丽记者,他正在快手运营雪蕾公司旗下多个香水品牌,美顿香水是其中之一。

“我觉得现在的快手生态,比如电商这块,很像淘宝初创时期。所有商业模式都有一个规律可循,淘宝发展到一定程度诞生了天猫。我有非常强烈的感觉,今年快手也到了提升品质的时候了。”广州优理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占鸿表示。UNES优理氏品牌最早在屈臣氏售卖,电商时代在唯品会、云集卖得都不错,在CS渠道也有上千的网点,现在快手也将成为他们的一个重点渠道。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快手和拼多多面向的是同一批人群,即北京五环开外的,也是整个中国社会中主要的人群,专业术语称为“下沉市场”。相比快手,国内美妆品牌之前可能更愿意关注的是抖音平台。去年,珀莱雅泡泡面膜、阿芙马迷纯露、半亩花田磨砂膏等产品,都在抖音上迅速走红,风头无两。

但快手生态真如我们固有印象中,只有草根江湖、帮派师徒的类底层文化吗?事实上,在当下的快手生态圈中,已经出现了不同层级的美妆新物种,一个完整的、有着勃勃生机的美妆品牌生态正在成形。

因为快手官方的邀请,也因为参与了“快品牌”(快手官方对平台内优质品牌玩家而取的名称)评审的缘故,聚美丽得以有机会近距离的跟踪研究这个生态中的各个物种。

他们中间有的把原来淘系、微商的玩法带进快手,熟练地做起流量生意;有前瞻性的MCN机构依托老铁私域打造全新品牌;也有千万粉丝的大号努力将粉丝转化为自创品牌的用户;还有致力于打造线上线下联动的CS连锁店。他们都取得了不错的阶段性成果,呈现出一种热带雨林般商业环境初期的景象。

本文,就始于这两个月聚美丽对这些生于快手、长于快手的新一代快品牌的调研与观察,带你一同进入快手的美丽新世界。

文章分为三部分,分别从快手生态、快手直播电商、快手原生品牌观察等维度,带给美妆行业对快手全景纵览式的视角,深度了解快手这个江湖,以及在它的江湖气息之外的不同纬度。


快手生态的关键词:老铁社区、普惠大众

01 快手的老铁文化来源

“在快手上,老铁的信任和忠诚就是真金白银。”坐拥1560万粉丝的快手红人娃娃说道。老铁一词,来源于东北方言中的“铁哥们”,形容感情非常好的朋友。快手以“老铁”为标志的熟人社区文化,在包括短视频类的社交媒体app中是独有的。

这种风格的形成,来源于几个方面。首先,从表象来看,快手代表性的红人,早期的二驴(粉丝4095万),作为头部网红的辛有志辛巴(粉丝4761万),后来的小沈龙(粉丝1904万),有相当一部分快手红人都是东北人,自带老铁真性情的标签属性。

草根与江湖,这是快手在大众眼中最突出的两个标签。“每次上快手,我都有一种赶集的感觉,有人表演,有人拉家常,有人摆摊,有人砍价,就像看到了我们社会中真实的一面。”一位美妆行业人士这样说道。

TalkingData在2018年9月发布的数据就显示,在省份上,快手用户在辽宁、河北、山西等北方地区的人数更多。智研咨询2019年的研究报告则表示,快手用户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偏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此外,快手用户人群的学历与收入也相对低一些。

早期+头部红人风格,加上用户的群体特征,形成了老铁社区的底层基础,使得后来入驻的红人,可能有些并不是北方人,但在与粉丝的沟通上也默契地选择了老铁的方式。比如快手主播一般对粉丝的称呼为“家人”,或者老铁、兄弟们等等,就像淘宝商家叫客户“这位亲”一样自然。

同时,快手上还有比较独特的帮派、师徒文化,很多快手的小主播会选择一位名气大的主播为自己的师父,交份子钱,获得师父的提携和引流关注。比如辛有志的众多徒弟之一,蛋蛋小盆友(粉丝1106万),在简介上就写明:恩师辛有志(辛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种师徒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北方的娱乐行业文化,比如东北的赵本山、天津德云社郭德纲收徒。

其次,透过表象看本质。快手在产品设计上,始终表现出普惠价值观,以普通用户为中心的特点,快手一直重社交、强社区,内容调性以“记录生活”为主,对明星娱乐等倾向媒体属性的内容没有流量倾斜。

2020年3月,方正证券发布《抖音vs快手深度复盘与前瞻》分析报告,其中表示,与抖音相比,快手的内容资源配置方式为“去中心化”,在内容分发上为社交+智能分发。而且,双列点击式的页面,给了用户更多自己选择的权利,能够加深粉丝与所关注红人的粘性,这是产品层面促成老铁文化形成的基本盘。

同时,快手进阶的产品设计,也进一步加深了老铁社区型的私域流量。比如红人的粉丝团,加入团体要交费,成为粉丝团成员后,要在名字后面加上专属的后缀。像辛有志的专属logo为818,凡是他的粉丝团成员,名字的格式都为:xxx818,不管去哪个直播间,一看就知道这位是辛有志的铁粉。快手红人周周珍可爱(粉丝1754万)的粉丝专属后缀则为625,小沈龙的粉丝后缀为火龙果。

△从左到右:辛有志的后缀818,周周珍可爱的后缀625,小沈龙的粉丝群火龙果

快手红人在直播间与粉丝互动时,也会特别注意这些铁粉,抽奖、送福利等活动基本都在铁粉里去抽取。在抽奖时,抽中铁粉后,主播还会跟粉丝视频或语音连线,拉家常送礼物,增进双方的情感沟通。

再如快手的互动秒榜机制,在直播过程中,粉丝给主播不断刷礼物,夺得榜单第一名后,主播为了感谢这位粉丝,会呼吁大家去关注这个人,刷榜第一的粉丝就可以借助主播的人气来增加关注或卖货,形成互惠互利。不少师徒、家族也很流行这种方式,来集体提升知名度。

“因为这种私域属性明显的老铁文化,在粉丝价值上,快手的红人相比抖音的红人,价值会大很多。同样100万粉丝,快手主播更能卖货。”某MCN机构负责人说道。

02 快手的卖货逻辑:普惠大众

“在快手,你要讲高性价比和实用性。”一位业内人士说道。智研咨询的相关研究显示,在快手30日内热销榜,食品饮料、个人护理、精品女装占比总销量的63.3%。在全品类价格带上,30-50元的占比最多,其次是30元以下和50-80元的商品。

“快手平台的商品价格是比较普惠的,如果在快手里验证了消费者对你的品牌接受度OK,那其他平台肯定没问题。因为说实话,快手的用户人群有一定的价格敏感度。青藤文化COO刘佳希说道。

2020年3月,快手电商发布了《2019快手美妆行业白皮书》。截止2020年初,快手的日活用户达到3亿+。2019年快手美妆行业,护肤、彩妆是核心三级类目,GMV(成交总额)占比高达80%,其中护肤占比达到61.9%,是第一大品类。同时,护肤和彩妆也是商家销售重点,商家数量占比高达52%,这一比例与对应类目买家数基本一致。

该白皮书还显示,快手的美妆消费者主要分布在城镇,性别占比81%都是女性,年龄在18-30岁的年轻女性为主要消费群体。

价格方面,50元以下、200元以上的商品订单数是目前快手美妆GMV贡献的核心力量。但同时,近半年单笔消费200元以上的卖家占比也在持续上涨,单笔60元以下消费占比逐渐减少,似乎快手美妆也呈现消费升级的趋势。

△来源:《2019快手美妆行业白皮书》

在快手上打造柏肤源品牌,坐拥866万粉丝的陈先生(专研护肤)表示:“之前快手上以销售单品为主,价格都在几十块钱,比如洁面慕斯39元两个、一款素颜霜30元一个。现在基本会以套盒或套餐的形式去销售,一个套盒里有五六样产品,定价100多元,来提高客单价。”

有些红人的套餐价值,从消费者的角度看来已经普惠到了极致。比如周周珍可爱在直播间经常销售的富勒烯五件套护肤套盒,包括洗面奶、化妆水、乳液、精华和面霜,价格为158元,同时还赠送一堆其他产品,如4支护手霜套盒、21天的护肤精华、一瓶香水、手工皂、化妆棉等,加量不加价。

除此以外,强调“源头好货,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也是快手直播卖货的明显特征。我们能看到,快手有大量的电商类型主播,都是在工厂、原产地、产业链上进行直播的。比如卖水果的主播在果园,服装老板娘在批发市场档口,玉石厂小哥在检测玉石的质量等等。

2019年7月,辛有志在快手直播卖泰国乳胶枕,他就亲自去了泰国的工厂,10分钟卖空工厂所有存量。加上其他产品,辛有志在泰国直播6小时销售额达到1.8亿元。

03 快手直播电商的带货玩法

直播电商是快手的强项,在快手官方平台变现中,直播占比高于广告+电商的收入。老铁文化+快手产品设计,也让快手直播电商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玩法特点。

前文提到的秒榜机制,就是典型玩法之一。据网上公开报道,辛有志刚进入快手时,就把秒榜运用得炉火纯青。他一开始就在几大头部主播的直播间狂刷礼物,收获了非常多的关注,创下3个月涨粉795万的记录。

与秒榜同一性质的,还有挂榜:刷礼物刷到前三或前五;定榜:定时挂榜,在主播指定的某个时间点确定榜单名次;甩人/甩榜:主播号召粉丝去指定账号的直播间围观和关注;守塔:在定榜时,不断刷礼物保持在榜单上的第一名;偷塔:在定榜前30秒连续刷礼物,定榜时抢到第一,等等。

连麦PK,是快手常见的直播互动玩法。主播之间连麦,在直播电商上的主要表现就是砍价。低价是基础,互相带流量。“PK都有一个所谓的剧本,商量好了底价是多少钱。”一位快手主播表示。

连麦PK能让主播在短时间内大量涨粉。比如4月7号晚上,周周珍可爱和小沈龙的连麦PK,作为砍价方的小沈龙,一夜涨粉28万,是他30天内单日粉丝增量最高的一次。而周周珍可爱面向小沈龙的粉丝,就富勒烯护肤套盒这一款产品套餐,至少售出了5000套。

△左图:周周珍可爱与小沈龙的连麦,右图:直播间销售的富勒烯护肤套盒

△小沈龙的30天粉丝增量情况,来源:飞瓜数据快手版

砍价的形式在单个直播间也能进行,多半也是在前期剧本设定好的基础下。尤其是主播为其他品牌带货时,直播间里除了主播,还有一位品牌方的工作人员。刚开始主播报的是原价,然后在直播现场跟品牌方砍价,要求给自己的“家人们”五折优惠,或者买一送一。这种方式,也是主播为了立住自己真心实意为粉丝谋福利的人设。


快手直播电商:产品特点、选择红人、直播内容

01 面向快手的美妆产品应具备几个特点

刘佳希认为,面向快手平台开发产品,第一是刚需,针对不同场景、时节,能解决消费者的核心需求。同时,品牌早期的时候,不要做周期性很强的产品。“我们最早推的是身体乳,但这个产品,消费者一般是冬天用,夏天就不用了,所以销量也是忽上忽下的。我建议品牌做一年四季都能用的产品,适用场景更宽泛。

第二是高频,产品体量小一些,比如之研品牌的除螨皂,两周就能用完。带来的好处有:客单价更低,消费者的试错成本更低,比较容易下单。而且,因为用量快,购买频率也更高。

李占鸿表示,优理氏也会针对快手用户人群的需求,开发容量更适合现状的专属护肤产品,确保产品品质的同时,更具性价比,且不会与其他平台的售价产生冲突。

第三,颜值和可视化非常关键,“在拍短视频和直播上,产品本身一定要有可视化的空间,包装好看、要么内料有特点,或者有形式感。不然博主在拍视频或者推荐的时候,没有内容可讲。”刘佳希说。

目前之研在前期的产品开发时,就会考虑接下来在媒体平台上怎么做内容输出。之研的豆乳皂,会做成豆腐的形状,从颜值角度表现产品成分的天然。还有准备推出的沐浴露,里面能看到雪花,而雪花的成分是烟酰胺,即颜值加上功效的一个组合,很容易打动年轻女性。

“大家对于新品牌的认知有个过程,包装好看、有针对某个问题解决方案的功效,价格在四五十块钱左右,就比较好。”她表示。

02 如何选择红人合作,内部孵化红人

曹东智表示,从去年5月份开始,美顿香水的线上渠道重心从天猫转向快手,特别是去年跟快手商家号联合举办快手第一届美妆节,美顿香水正式参与到快手生态。“截止目前,我们在快手的销量已经占到线上业务的一半了。

在快手上直播,美顿香水单场多次销量破两万瓶,和不同类型的主播合作过。在选择红人上,曹东智会看基础的数据,如红人的粉丝数量、粉丝类型和香水产品的目标用户是否重合等。他更多还会看对方的人品。

有些红人在谈合作时,第一时间不是问价钱、利润,而是站在用户的角度上思考,哪款香水更适合自己的粉丝。而有些红人一坐下来首先会问哪个产品赚钱更多,有50%以上的利润。曹东智一定会选择前者。

粉丝与目标人群匹配,主播人品不错,满足这两点条件后,主播的日常内容方向与香水品类是否契合,他表示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特别是到我们公司做专场,我们会给到主播专业的内容带给用户,至于他/她平时输出什么内容,跟这场直播过程中的影响已经没有那么大了,关键是用户进直播间,是否需要、接受这些产品,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不同属性的主播,在销量上还是有差距。

快手生态里的红人可以分为娱乐属性达人、专业带货主播这两种类型。“粉丝千万级别的娱乐类主播,一场直播可能就带五六千瓶香水,但粉丝50万的专业带货主播,一次能卖两万瓶。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差距还是比较大的。”曹东智说道。

陈先生也表示,娱乐红人跟电商主播的粉丝属性不一样,“娱乐类型的红人,90%的粉丝是看热闹,但电商主播的粉丝,关注你就是为了买东西。”

有品牌也在内部孵化红人。古草是传统线下连锁品牌老中医推出的线上品牌,目前只有快手这一个渠道。古草负责人洪均表示,“我们现在直播带货的主播都是自己公司的人,我们内部要孵化红人,打造团队。”

△从左到右:古草的快手账号,古草公司的主播

在孵化红人、自建MCN机构能力上,古草找了一家在快手里比较成熟的专业带货团队合作,同时内部也搭建了阶段性的红人培养层级。

首先,古草对主播人选的要求是努力,能吃苦。主播刚入职的两个月属于孵化初期,会下发很多任务,薪资也不高。通过评选留下一批主播,晋级到第二级,加重任务比例,也会获得相应更好的薪资福利。而到了第三级,团队内部会给主播定制一些更高的利益,作为事业达到互相成就。

“每个阶段,我们都会做一个全方位的评审,如果感觉到有问题,先会去沟通,沟通没法解决,那我们只能提前结束。”洪均说道。

刘佳希也同样提到了合约的问题,“在合约上要秉承一个原则,双方对条款没有达成共识就尽量不投入,一定要把合约的问题解决掉。因为红人不断成长起来,会不想受制于公司和品牌。”

在公司内部选人上,刘佳希表示,不要主观凭个人喜好选择,要尽量客观,用数据来测试。比如通过投放,给所有红人同样的1万播放量支持,有些人能从1万增长到20万播放量,并且转粉50%,但有些只能转粉5%。“通过数据赛马的模式,筛选出合适的人。”

最后还有两点:建立品牌自己的选题库、积累内容素材,以及一年投入1000-2000万的资金。“孵化红人是一个需要长期、持续投入的生意,不投入这么多钱,很难有成果。”她说道。

03 直播电商内容:卖货逻辑vs品牌思维

直播的过程怎么做,说什么,也有两种不同的打法,它们的区别来源于底层理念的差异,分为卖货逻辑与品牌思维。

卖货逻辑,在以往的电商平台上也很常见,比如一款产品做全网最低价,几乎没有利润,把消费者引流到店铺中,通过其他产品的连带销售来实现利润的拉平。在柏肤源的产品线中,也设置了这样的引流款单品。

比如柏肤源的一款果蔬净,在直播间的售价为39.9元4瓶,且每瓶都是1kg的体量。“这种日化线的产品,是为了增加粉丝的粘性打造的,像果蔬净用的是安利的配方,品质很好,都是我们工厂生产。产品还是有利润的,只不过非常低。”陈先生说道。

△左图:陈先生的快手账号,右图:柏肤源的果蔬净产品

还有另外一种引流方式,就是组合送赠品。比如一款单品是89元,组合定价到128元,送很多赠品。不仅用户会觉得商品的价值就是128元,赠品还能起到二次引流的效果。

秒榜刷礼物、连麦PK也是常用的办法,这些资金投入,可以看成是快手中的流量成本。陈先生坦言,“现在刷榜成本比较高,比如刷榜我花了100万,我要卖日化线的一款单品,可能一般利润只有9块钱,那我卖10万瓶都是亏损的。新进快手的电商去秒榜,基本都是先亏损,要持续的资金链投入,慢慢能转过来。”

卖货逻辑的局限在于,基础内容的缺失。如陈先生所说,他每天都会打榜提高品牌的知名度,但吸粉后,直播没有内容。“按常规,经过几天打榜后,要去诠释自己的产品,才能把粉丝真正沉淀下来。”

品牌思维落在执行上则明显不同,曹东智自己也会在直播间带货,但他不是一上播就推荐美顿香水,而是先做香水的科普,它的来源、知识点、使用方法,先把用户教明白,再顺便讲解一下直播间里出现的香水,是什么味道和感觉。“直播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很高效地去传达香水这类产品,这是以往详情页、30秒视频都没法实现的。

洪均表示,古草的主播都必须具备一些皮肤方面的知识,在直播过程中要回答粉丝提出的肌肤问题,形成良好的互动,这样直播的价值才会更高。


快手中生长的品牌:与红人、粉丝、线下门店的关系

从局外人的视角看,对这个命题一定是存疑的。快手直播电商,目前在大众心目中还和低价几乎画等号,怎么会适合真正意义上的品牌去成长?但有品牌已经开发出了不同的位面。

01 品牌与红人:前期测试与内容共创

作为MCN机构青藤文化打造的品牌,之研品牌从诞生开始,就拥有很多红人资源。同时青藤也在快手上孵化红人,有专业美妆博主,也有生活方式类的小女生。通过与红人的深度绑定,在短期内打造一个小有名气的美妆品牌,是MCN机构一贯的做法。

但青藤文化的规划是,立住品牌的理念,品牌有独立性,同时跟红人端也有足够的协同。这种协同表现在:

1、美妆类红人对产品非常了解,能够提供对市场很多洞察,包括消费者痛点、用户使用习惯、产品设计等方面,帮助品牌建立起更好的体系;

2、红人有很多粉丝,也有不少铁粉群,这些用户都是之研的种子用户,可以通过与他们的交流,挖掘更深的需求;

3、成品出来后,红人为产品输出内容,有干货,也有一些有趣的内容。

“我们发现,其实快手的短视频带货也是不错的,而且短视频带货比直播带货,粉丝对产品的专注度会高一些,价格敏感度也更低。所以还是要有内容。”

因为快手平台的私域流量比较强,红人与粉丝的互动性也很好。刘佳希表示,在快手上能够很清楚看到红人的一些真正活跃性,同时粉丝也会对红人推荐的产品给予认真的评论反馈。“这对于我们的品牌定位、产品开发是比较有帮助的,因为能拿到第一手的用户反馈,可以让我们新品牌去验证,少踩点坑。

02 品牌与粉丝:形成C2B共创产品的闭环

曹东智表示,快手属于从前端到后端打通的一个平台,即从公域流量到私域流量,整个效率是最高的。

“我们跟红人去合作,还有我们自己的品牌号去前端公域池里获得流量和曝光,最终都能沉淀在我们品牌号的快手用户群,非常高效。其他平台,比如天猫或者抖音,从曝光到沉淀都有跳转的过程,比如沉淀到微信号上,每一次跳转都会有很高的损失代价,但快手是一气呵成的。

之前,聚美丽的深度文《跨国公司和新锐品牌如何通过产品与内容强链接,玩转社交媒体?》曾提出,在社交媒体时代,营销传播在一定程度上已然脱离了品牌的掌控,而散落在品牌、专业KOL、消费者等不同角色手上。因此,营销传播前置于产品开发,是当下全新的品牌价值链路。

在这一点上,曹东智认为,“在营销前置的产品开发上,我觉得快手是淋漓尽致体现了这一点。”目前,美顿香水已经在快手平台中,把用户放到了前端的核心位置,在产品研发初期就让用户深度参与。

曹东智介绍,这个流程是从零开始的,先在直播间里问粉丝们想要什么香型,比如很多人说想要皂香,就开发出十几种皂香的味道,然后挑选。第二次,又在直播间里让感兴趣的粉丝报名,试用香水,提供使用反馈。拿到数据后,产品上新的方案就有了。

“而且你不一定要把这些粉丝全部都拉到群里,因为他们已经在那儿了,是你可以触达的用户。快手里面,可以实现产品从无到有的去跟用户共创,还有复购的过程,品牌和粉丝的粘性很强。

曹东智说,美顿香水的产品复购率非常高,老粉丝在直播间里一次买十几瓶,甚至二三十瓶香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03 品牌与线下门店:互相引流,各有优势

作为传统线下连锁品牌,老中医在全国范围内有4000多家专卖店。当老中医在线上(主要是面向快手)推出古草品牌时,线下代理商是紧张的。

首先紧张的是,线上线下争客户的问题。但洪均表示,目前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直播有帮助线下门店导流的效果。

有不少用户会在直播间里提问,怎么做护肤,特别是祛痘类的强功效护肤。古草的主播就会把用户引导到对方所在城市的老中医门店,店内有专业的护肤人员,能够提供更细致的服务。

老中医线下门店,也会对古草的直播起到引流,“我们直播间已经来了很多用过老中医产品的消费者,他们对产品比较认可,现在也成为了我们的铁粉,在直播间的互动很好。”

其次,代理商们也很担心乱价,“我们目前控制的很好,不会一味地去做低价。我们是会做活动,但都是提前报备。”洪均说道。

他表示,现在公司的规划是,把古草在快手上运营成功,“我们后期的愿景是,实现线上线下的结合,用户购买产品后,可选择寄货,也可以自提,购物的体验感更好。”

直播能辐射更广的用户群体,而线下门店胜在专业服务,互相弥补优势,形成配合而非竞争。古草在快手平台中探索出的这条路,对传统的CS店群体很有借鉴性。

总结:

从电商势能来说,快手一直表现得很强劲。据网上公开报道,2019年快手&有赞直播电商节,GMV同比增长400%+,累计销售额超4亿,累计销量超800万单;头部主播辛有志的2019年直播带货总GMV为133亿。今年4月份,快手主播蛋蛋小盆友单场带货金额4.8亿,数字非常惊人。

很多美妆品牌都知道快手生态的热闹,但可能不少主流品牌还是觉得快手“老铁文化”下的人群偏底层,对品牌调性的打造没有好处。且快手的低价带货风格,有陷入价格战的可能性,尤其是辛有志的带货风格,某品牌负责人私下曾吐槽,辛有志在直播间里随意杀价,有击穿低价的风险,容易让品牌做死。

不过我们也能看到,快手生态的进化非常迅速。“刚开始,品牌是不适合进快手的,因为有很多电商在这里卖质量很差的产品。去年后半年,是快手里化妆品这块价格战最激烈的时候,但今年年初,一些能带货的主播就开始自己做品牌。我觉得现在快手电商的生态是越来越好了。”陈先生说道。

从MCN机构的角度,刘佳希表示,今年和去年看快手,感觉完全不一样。“我觉得核心是美妆达人的数量,还有专业度在增长。过去其实快手上没有专业的美妆博主,但现在很多专业博主都在入驻。我认为快手正在往一个成熟的体系发展。”

李占鸿在2006年创立了专注原液理肤品牌优理氏,同年进驻淘宝,是老一批的电商人,见证了整个线上电商平台的发展。正如他所说,每个平台初期都是鱼目混珠,充斥着各种层次的产品,但它们都会经历一个发展的过程。

“我相信快手不会对现有存在的问题坐视不理,今年开始会逐步提升平台的层次和受众群体。我很看好快手的未来,目前我就在为直播做准备,建立了一个全程可视化的工厂,让消费者通过快手直播更认可我的产品。”他说道。

聚美丽创始合伙人兼首席内容官夏天表示,过去从淘宝到天猫过渡之前,淘宝也充斥着各种假货,并且生长出了很多原始的淘品牌,当时诸多国产品牌对淘宝或避犹不及,或隔栏观望。但随着淘宝生态的改变,天猫诞生后,所有品牌都纷纷入驻天猫,开始收割优质的消费者。快手的生态变化,也极有可能重演这一场景。

没错,快手崛起于草根,从农村包围城市,是一个老铁们的江湖。但同时,快手已经不止于江湖,在它当下表现出来的各个位面,无论是纯电商卖货逻辑,还是线上线下资源互动,抑或是升级到营销传播前置于产品开发的闭环,显然,快手将是未来美妆商业生态中的一部分。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