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讯125:欧莱雅Q1仅活性美妆两位数增长/雅诗兰黛、科蒂高管降薪省成本

本周,免税店生死攸关,乐天等企业开线上新平台带动销售;CBD行业迅速萧条,相关公司努力维持运营。

想了解全球化妆品行业发生了什么吗?一篇文章带你速览本周(4月13日—4月18日)精彩~

欧莱雅Q1销售额下降4.8%,中国市场增速达6.4%

周四,欧莱雅公布了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信息,并表示,在全球各国解除禁令后,美妆产品的需求将迅速回升,目前中国市场销售已经开始复苏。

在第一季度,欧莱雅集团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下降4.8%,为72.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57.8亿元),与该集团3月底对该季度的销售下降5%左右的预期大体一致,并且集团在该期间的表现优于全球美妆市场,欧莱雅预计第一季度全球美妆市场份额下滑约8%。

疫情期间,欧莱雅的奢侈品部门和专业产品部门受影响最大,销售额分别为24.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89.8亿元)和7.5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7.9亿元),各下降了9.3%和10.5%。

除此之外,欧莱雅消费品部门收入下降3.6%,为31.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24.6亿元),其活性健康化妆品事业部销售额增长13.2%,为8.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64.8亿元)。

根据地域划分,欧莱雅在西欧、北美两个地域销售额分别下降7.7%和4.8%。除此之外,集团部分新开拓市场销售额也有下降,但在中国的第一季度销售增长率达6.4%。

欧莱雅电子商务业务在第一季度增长率达52.6%,占总销售额的近20%,但旅游零售业务收入下降了12%。

欧莱雅集团董事长兼CEO安巩在电话会议中说道:“相比2008年金融危机下,消费者不购买产品而导致的化妆品需求危机,这次疫情给化妆品企业带来的其实是一场供应危机,消费者想买化妆品,但是因为商店关门购买的渠道数量骤减,所以我认为这一现象是暂时的。”

而对于中国市场的快速复苏,安巩表示:“欧莱雅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在4月依然保持积极增长,增幅能达到5%-10%之间,在第二季度,中国市场销售有信心实现两位数增长。”

雅诗兰黛维持普通员工生活,部分高管降薪50%

雅诗兰黛公司近日宣布,计划自5月1日起至10月31日期间,将包括CEO Fabrizio Freda以及名誉董事长Leonard Lauder在内的部分高管实行降薪50%的措施,应对本次疫情给集团造成的影响。目前,Freda和Lauder的基本工资分别为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31万元)和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09万元)。

另外,雅诗兰黛的执行领导团队预计减薪30%、资深高级副总裁级别的员工预计减薪20%、副总裁级别的董事将减薪10%。在11月,雅诗兰黛还将出台新的减薪计划,据称,Leonard Lauder以及倩碧董事长Ronald Lauder将减少100%的薪资。

Freda表示:“鉴于全球很多公司店铺仍处于关闭状态,为了旗下员工以及公司仍能正常运转,将采取战略控制成本。”

雅诗兰黛的成本控制措施还包括:节约不必要的广告和促销支出、限制商务出行、停止不必要的员工雇佣和一些专业服务。

科蒂高管降薪25%,Q3销售额预计下降20%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扩散的影响下,科蒂决定将其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所有非雇员董事的薪水削减25%。担任首席执行官的Pierre Laubies(底薪150万美元)和首席财务官的Pierre-Andre Terisse(底薪60万英镑)将在科蒂2020财年(截止至2020年6月30日)结束前降薪。

科蒂表示,公司第三季度销售额预计将下降20%。目前预计通过推进与亚马逊的合作,并在欧洲推出Kylie Cosmetics和Kylie Skin这2个品牌的方式来缓解业绩的下降。

“在当下市场环境对企业影响加大的情况下,公司目前资源依然可以保证其融资正常,目前正在推进专业美妆部门的销售。”

沃尔玛美妆部门改革功臣Jody Pinson退休

近日,沃尔玛宣布,带领公司美妆部门进行现代化改革的沃尔玛美妆产品营销副总裁Jody Pinson于4月正式退休。

Pinson自2013年开始担任这一职位,在她的领导下,沃尔玛在过去几年时间里,积极展开美妆销售改革,并上架数千个新品牌和新产品,为消费者提供更潮流、差异化的化妆品组合。除此之外,沃尔玛店内的装潢设计、新设施布置和KOL营销的增加等都为沃尔玛美妆产品销售额的提升带来了不小的帮助。

Pinson还进一步扩大了沃尔玛美妆品类的范围,让消费者在沃尔玛的选择更多。沃尔玛发言人称:“Pinson为沃尔玛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她在完成自己的工作上表现得也十分优秀。”

在沃尔玛,Pinson的主要工作是升级美妆产品部门,帮助公司与Ulta Beauty等专业美妆零售商竞争。

除了沃尔玛上架的Olay、露华浓等大众品牌,Pinson还引入了多个韩国面膜品牌,以及Clean Beauty品牌Found。Pinson曾介绍:“任何时候,在运营这样一个庞大的部门时,我的原则是以顾客为出发点。”

韩国记录首次中国人出入境0名,免税店生死攸关

在韩国备受新冠疫情影响的当下,在本月6日公布的韩国法务部记录的《出入境统计》中记录,本月4日0点到24点这段时间内,无一个中国人出入境。即使是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期间,也未曾出现这种情况,这也是1992年中韩建交以来的首次。

在4月第一周,入境中国人从4月1日记录的175人持续减少,并在4日当天降为0人。

韩国的限制出入境措施是从2月4日开始实行的,韩国法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游客访问量的骤减将导致免税店渠道备受打击。”

本月8日,韩国最大的乐天免税店和新罗免税店决定不与仁川国际机场签订租赁合同,并放弃了仁川国际机场第一航站楼的免税经营权。2家公司此前在1月曾参加仁川机场免税店营业权的招标,并分别被选定为DF3(新罗酒店)和DF4(乐天酒店)区域的优先协商对象。目前,只有当时获得DF7营业权的现代百货免税店签订了合同。

韩国免税店协会4月13日称,今年2月韩国免税店销售额比前一个月减少45.5%,达到1.102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3.9亿元),同月游客也比前一个月减少54.3%,达到175.4175万人。

NH投资证券研究员李智英表示:“仁川机场虽然公布了将减免20%租金的优惠,但其在这段时间销售额减幅达95%,是不足以使这些企业回心转意的。”

免税店无人问津,新加坡机场提供非乘客的免税购物渠道

近日,由于疫情原因,各国机场人流量暴跌,免税店生存环境艰苦。为了带动部分免税店销售增长,并为当地消费者提供在家购物的途径,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为被“禁足”的新加坡居民提供了以免税价格购买商品的平台。

樟宜国际机场的线上购物平台iShopChangi最新开通了针对非航班乘客的购物服务,为在该网站购买金额超99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492元)的新加坡消费者提供免税购物活动。消费者可以浏览该平台提供的非航班乘客产品类别,并在电商平台上下单后,由免税店提供送货到家服务。

目前,该机场的新罗免税店、Airport Pharmacy、DFS和The Planet Traveller都参与了本次活动。

在游客数量骤降导致机场商店销售额暴跌的情况下,樟宜国际机场已经为其租户提供了如减免租金等帮助。

乐天整合其7家商城推出线上购物平台Lotte ON

韩国乐天购物电商部门宣布,将于4月底正式上线乐天线上购物综合平台乐天ON。该平台可以打开乐天集团所属的7个线上购物中心,包括LOHBs、乐天百货店、乐天玛特、乐天超市、乐天家庭购物、乐天Hi Mart等。

乐天购物通过乐天ON平台为用户提供定制的解决方案,并表示,其宗旨也是打造消费者中心的购物平台。

乐天ON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通过对店内商品属性信息进行分析,根据用户的喜好、年龄、职业等进行推荐,做出负责任的网购推销程序。”

日本代表精品店Loft登陆中国,3年内国内开6家店

根据Japan Times报道,日本知名精品店Loft正在筹备在上海开设首家线下门店。

Loft在今年2月在上海设立了一家子公司,随后在3月推出了全球官网,包括英文、中文繁体和中文简体三种版本。据消息称,Loft目前已经在上海美罗城签署了一份店铺租赁合同。此前,该店铺最初预计在成都推出店铺,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在上海的店铺也从原定的7月开业延迟至12月。

虽然在成都的开业并不顺利,但Loft对于扩张计划依然充满信息,并表示将于2023年在中国开设6家门店。

Glossier推出首款护手霜产品,首发1万支支援抗疫英雄

Glossier通过其官方Instagram宣布推出第一款护手霜,首批1万款产品将通过点击链接免费领取的方式捐赠给在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

目前由于需求量巨大,首批护手霜已经配售完毕,4月23日,这款产品才会面向一般消费者。Glossier品牌方称,接下来计划在英国推出该计划。

谈及这次新产品的发布,Glossier联合创始人兼CEO Emily Weiss表示,疫情期间,我们收到最频繁的消费者诉求之一就是护手霜产品。凑巧的是,护手霜是我们近2年时间都在花时间研发的产品,这次能趁此机会向全球消费者展现也是一次很好的体验。

CBD行业迅速萧条,相关公司努力维持运营

根据彭博社报道,当下全球疫情严峻,在2019年全球发展最快的美妆品类之一——CBD化妆品接下来可能遭受“灭顶之灾”。

Marijuana Business Daily研究显示,其跟踪的33家CBD公司,约8家没有足够的现金流能支撑企业维持10个月以上。

该媒体股票分析师Craig Behnke表示,对于一些公司来说,疫情将成为导致其倒闭的重要原因。但这对于CBD这个行业来说,经历了大爆发时期,需要一个保证其健康发展的过程。

当下,现金流不足对于部分CBD相关企业是知名的打击,很多该行业从业者都是在碰运气,换句话说,在这样的情况下,幸存下来的将可能成为CBD行业的领头企业。

消息来源| WWD、Globalcosmeticsnews、Fashionnetwork、cosinkorea

图片来源| 同上

责任编辑:木头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