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大麻素进入大众视线,这些新品牌注意到了

大麻正准备颠覆几乎所有的消费行业?

随着CBD继续进军主流美妆行业,一批新的大麻素开始进入市场。尽管它们听起来像是一碗由各种成分组成的字母汤,有着CBC、CBN、CBG和THC-V等名称(下文有具体介绍),但它们的崛起说明了CBD类别的持续增长。

CBD正迅速成为主流美妆品牌的“新宠”

欧睿咨询报道,大麻正准备颠覆几乎所有的消费行业,预计到2025年,全球合法大麻相关产品市场将增长77%达到1660亿美元。欧睿咨询表示,在美妆和个人护理方面,2018年全球大麻制品销售额达到120亿美元。

根据NPD集团的数据,从2019年1月到11月,CBD护肤品在高端市场的销售额达到约3300万美元,几乎是两年前的两倍。

与其他类别的护肤品相比,CBD的销售额仍然较低,与其说是“CBD被消费者排斥”,不如说CBD对于整个市场来说仍然是一个“新东西”。“这个数字非常小,但它正在迅速增长。” NPD执行董事兼行业分析师拉里萨•詹森(Larissa Jensen)表示,“2019年,CBD产品的增长率为54%。”

推动这一增长的是产品和品牌的激增。欧睿报告称,去年在40个市场中,以大麻素(CBD或大麻油)为特色的美妆和个人护理用品的数量增加了161%。

从丝芙兰、Ulta Beauty等大型零售商到雅诗兰黛、雅芳等美妆公司,再到Prima、Fleur Marche等品牌和专门的CBD零售商,行业人士们纷纷加入这一浪潮。

△美妆行业的CBD品牌

Cult Beauty的创始人Alexia Inge表示,美国从2018年年末开始就放松了对大麻的管制,其10个州以及华盛顿都合法化了大麻种植,成就了这次的“淘金热”。也是因为这样的社会背景,更多公司开始增加对大麻原料的研究,并结合新的提取技术、更好的应用方式使得消费者对这个成分产生了更多的兴趣。

但是现在,大麻素中的CBD成分已经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了,CBD的“兄弟姐妹们”也纷纷进入大众视线。

CBD家族的其他成员

随着品牌数量的增加,配方的复杂性也随之增加。大麻素成分范围的扩大使得人们对每种提取物的作用和大麻素使用的监管问题产生了更多的困惑。

虽然CBD和四氢大麻酚是最知名的两种大麻素,但还有大量其他的(确切地说有113种)大麻素引起了品牌们的注意,即CBN、CBG、CBC和THC- V等。

“CBC、CBN、THC- V和CBG不如THC和CBD充足,但因为可以被提取,相比其他更稀有的大麻素来说产量会更充足些。他们是下一个前沿方向。”Ecofiber有限公司的首席科学官亚历克斯·卡帕诺(Alex Capano)博士说道,他也是美国第一个获得综合大麻素科学博士学位的人。

目前已经有一些品牌开始使用CBC、CBN、THC- V和CBG,消费者也开始做出反应。“这些新露面的大麻素并不一定比CBD更好,但它们可以提供超定向效应。” Gossamer联合创始人Verena von Pfetten说道。Gossamer是一本介绍大麻文化的半年刊杂志,并于2019年初推出了第一款产品。


“CBD有点像一个多面手,可以增强各种大麻素的特定效果”


Ecofiber有限公司的首席科学官亚历克斯将CBD、CBC、CBN、CBG、THC和THC- v称为大麻素的“六大成分”,并指出,虽然它们的益处有重叠之处,但每种都有特定的特性。

• THC,又称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THC 是大麻中主要的精神活性物质,摄入会使人亢奋。这在许多州是非法的。

•CBD,又称大麻二酚(cannabidiol),在调节疼痛和减少焦虑方面很有效。它也是一种天然的抗炎、抗氧化物质,通过与人体天然存在的CB1和CB2受体相互作用,还有助于调节过量的油脂分泌。可以局部使用或服用。

•CBG,又称大麻萜酚(cannabigerol),是一种骨骼兴奋剂,有助于锻炼恢复、抗菌。它也可以外用或内服。

•CBC,又称大麻色原烯(cannabichromene),作用于人类的油脂细胞。它是一种抗炎镇痛药,被认为是抗挫疮的理想选择。

•CBN,又称大麻醇(cannabinol),有镇静和抗炎作用。当THC氧化时就会产生CBN,主要以可摄入的形式使用,如酊剂。

·THC-V,又称tetrahydrocannabivarin,可提神、增添活力,没有精神活性。它是通过酊剂口服的。

“THC-V,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大脑兴奋剂。”亚历克斯说,“一些小型人体试验也显示,当血糖升高时,它可以降低血糖,还可以降低食欲。所以如果THC会让你上瘾的话,THC- V的作用则完全相反。”

尽管一些产品配方中会含有一些所谓的稀有大麻素,但它们的含量是微量的。全谱CBD油没有去除任何大麻素,包括精神活性四氢大麻酚THC(含量在0.3%以下可合法出售),而广谱油含有许多大麻素,但不含四氢大麻酚,而CBD分离油只含有CBD这一种大麻素。

新兴大麻素产品露头

随着新兴大麻素的出镜率越来越高,也有更多的品牌开始将重点放在这些新兴的大麻素上

比如2016年创立的Mineral,自推出以来就一直在研究稀有的大麻素。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米尔斯·米勒(Mills Miller)说:“我们意识到,有必要将这些新一代大麻素添加到配方中,以提高效率、功效和生物利用度。”

安东尼(Anthony Saniger)是新兴CBD电商Standard Dose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Standard Dose主要销售含有CBD的产品,去年LBEquity(LBE)宣布投资Standard Dose 5000万美元。安东尼已经看到了Mineral的巨大成功,特别是Mineral含有CBD和CBN的睡眠酊剂占到该品牌总销售额的28%。

助眠产品是 Standard Dose上最畅销的产品,每月能卖出400到500瓶,其中Mineral占了营业额的25%。“我们已经开始销售一些含有微量大麻素的产品,或者有些品牌即将推出这样的产品,特别是口服产品中。这肯定是很多品牌的发展方向。”安东尼说道。

3月19日,Miller将推出另一个名为M by Mineral的全谱大麻品牌,品牌描述为含有稀有大麻素的配方可提供更有针对性的体验。这一系列目前提供三个产品M Sleep、M Recovery和M Maison,每个产品Mineral都有但这个系列增加了大麻提取物和稀有大麻素的含量。比如,Mineral的助眠产品包含750毫克的大麻叶油和12毫克的CBN,而M by Mineral的助眠产品含有2500毫克的全植物大麻提取物和25毫克的CBN。

另一个含有稀有大麻素的品牌是Gossamer,它的第一款产品Dusk(黄昏)含有CBD和CBN,据说有助于睡眠。今年3月,联合创始人冯•普菲顿(Von Pfetten)和大卫•韦纳(David Weiner)将推出他们的第二款CBD酊剂,这款含有THC-V的酊剂名为Dawn(黎明)。

“人们之前问我们,说想要一整天或者下午疲倦的时候需要来点什么东西改善一下这个状态,THC-V就是答案。”冯•普菲顿说道,“在初步研究中,THC-V显示了在提神方面的潜力。还有更多的研究强调,四氢大麻酚将在未来取代注意力和焦点疗法。”Gossamer酊剂Dawn含有CBD和THC-V,能帮助人们在令人昏睡的午后时刻保持注意力。

无论是THC-V、CBN、CBG还是CBC,这些稀有的大麻素都需要与CBD或THC结合,只需少量即可有效。大麻实验室Steep Hill 报告称,比如,2.5到5毫克的CBN具有与温和的药物镇静剂相同的镇静水平,和5到10毫克的安定片(地西泮)给身体带来的放松感相似。

此外,还有这些CBD品牌使用新兴大麻素:

Terra Formy创始人塔里克认为:“人们对大麻的认识将会提高,比如CBN对改善睡眠非常有效,而CBG是一种已知的防腐剂,消费者对大麻专用成分的需求将会有针对性地增加。”

CBD美妆的发展障碍

当涉及到法规问题时,稀有的大麻素属于CBD美妆领域现有法规的范畴。Vicente Sederberg LLP律师事务所大麻素组(Hemp&Cannabinoids Practice Group)合伙人兼主席肖恩·豪泽(Shawn Hauser)说道:“如果符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相关规定,从大麻中提取的大麻素可以作为食品、膳食补充剂和化妆品的成分。”

上个月,丝芙兰Sephora宣布推出“CBD Standards”,即大麻二酚(CBD)成分产品参数标准。该标准主要从成分浓度、成分质量、来源和检等方面为含有CBD成分的美妆产品制定参数标准,试图加强丝芙兰在美妆批发零售渠道上的信誉度和可信度。

事实上,丝芙兰推出的这项CBD成分产品合规标准是在美国联邦政府食品和药品监管局(Food & Drug Administration)的监管框架下制定的。据报道,丝芙兰的这项CBD合规标准规定,所有CBD美妆产品必须含有全部或者广泛的CBD成分,而且CBD成分必须萃取自美国国内种植的大麻。此外,所有CBD美妆产品必须通过第三方检测机构的三次测试,而且必须提供一份对CBD成分进行分析的证书,该证书必须与产品商标上的成分信息匹配。

目前大麻行业依然受到金融方面的限制,按照美国法律,大麻依然是一级管制药品,这就意味着在为大麻公司提供资金方面,大多数银行仍然会小心翼翼,以免触犯联邦法规。实际上,在企业贷款、支薪服务和电子支付方式(包括信用卡,大多数药房都不接受信用卡付款)等诸多方面,大麻行业依然受到限制。不光是直接接触大麻的企业,与大麻行业有关的辅助型公司也是如此,大麻相关收入有可能使其被银行拒之门外。

但美国参议院正在审议的法案有望扭转上述局面,而且有可能让金融机构向急需银行服务的大麻公司敞开大门。Saniger说道:“国会通过的《安全和公平执法银行法案》( SAFE Banking Act)目前正在参议院审议,如果通过的话将为销售大麻CBD产品的公司提供常见的小企业银行业务。”

另一个主要障碍是消费者的困惑。“CBN最有潜力成为消费者的最爱,因为它有非常明确的目标。”CBD电商平台Fleur Marche的联合创始人阿什利·刘易斯(Ashley Lewis)说,“尽管今年CBD的发展规模已经如此之大,我们仍在与很多质疑作斗争,仍然需要大量的研究来支持它。”

Saniger呼应了这样一种观点:要想让这些稀有的大麻素获得成功,教育必须是明确的。他说:“我们开实体店的部分原因是需要有一个地方让客户可以来学习了解大麻素。”目前, Standard Dose上销售的CBD品牌大约有30个、SKU大约有150个,其中20多个含有CBN、CBG或CBC。

国外的大麻美妆已经细分出了除CBD之外的CBN、CBC等大麻素,那国内的行业人士有关注到这一新动向吗?记者采访了化妆品代工厂科丝美诗的专业人士,据科丝美诗研究院主管新原料研发的金荣熙常务理事表示:“国内外的法规有区别,国外是喜欢将CBD、CBN等成分提纯到高含量,但国内还没有法规允许可以生产或宣传CBD、CBN等大麻素,只能使用大麻叶提取物、大麻籽油提取物和大麻仁果。

在聚美丽之前报道的《火遍全球的CBD,在各国的监管条例跟上市场发展了吗?》一文中有提到2015年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2015版)》只将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列入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单里。根据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兼总经理陈来成的说法:“严格意义上,化妆品原料目录03112是大麻叶提取物,而CBD不符合化妆品原料目录的要求。”

看来不管国外的“CBD字母汤”煮得有多火热,国内只能提“大麻提取物”。国内目前除了科丝美诗有推出“大麻籽油”护肤品外,工业大麻生物制药公司汉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昆药集团KPC、诺斯贝尔、一叶子等代工厂和品牌都有推出过含有大麻提取物的产品,但尽管研发和品牌端已有不少动作,仍有人不看好大麻美妆。某工程师表示,“CBD并不是一个国内火起来的概念,并且存在潜在的风险(质量和益处未知),这些不明晰的情况下,这种风险太大了。”

而科丝美诗(中国)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申英杰在接受聚美丽记者采访时表示大麻美妆有发展机会,但市场还需进一步发展,他说道:“国内大多数品牌还在观望,很多品牌因为‘大麻’是有风险的关键词而不敢做。品牌、KOL、平台对于大麻的态度还是不够有信心,但其实消费者对大麻成分没有抵触的,希望行业里有更多的声音出现,让更多的消费者知道大麻成分的优点,能让消费者从‘没有抵触’变成‘喜欢并接受’的状态。”

NPD执行董事兼行业分析师詹森也持赞同观点:“关键是要教育消费者,并让他们知道你使用这种原料不是因为它很热门而是因为它确实很有好处。比如像透明质酸这样的成分会永远存在,因为消费者知道它们的好处。”

“CBD和新兴大麻素能成为永世长存的成分之一吗?最终是有可能的。”

消息来源| WWD、聚美丽往期文章、各品牌官网

图片来源| 同上

责任编辑:木头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3611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