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小红书还能接着红吗

点赞 收藏 来源:北京商报
小红书还能接着红吗

在应用商店被下架意味着小红书的拉新获客渠道被一次性斩断,新流量从何处来便是未知数。

游走在涉黄、刷量等违规操作边缘的小红书,正面临被各大应用商城“屏蔽”的风险。7月30日,“小红书疑被各大安卓应用商城下架”的信息登上了微博热搜榜。一个月内就能重新上架,还是被判了“无期徒刑”,小红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毫无疑问,在应用商店被下架意味着小红书的拉新获客渠道被一次性斩断,新流量从何处来便是未知数。分析认为,当电商企业越发重视内容时,此时折戟对于小红书来讲会在短时间内流失用户、博主甚至是品牌资源。当前,直播、短视频等平台迅速抓取着用户的注意力,小红书的差异性优势被削弱。

连遭下架

7月30日,小红书成为了微博热搜榜的座上宾,这次并不是因为响当当的明星在小红书上开了号或者是推荐了爆款商品,而是由于众多安卓应用商城下架了小红书App。

记者搜索发现,截至记者发稿,除小米应用商店和苹果IOS系统的AppStore外,在腾讯应用宝及华为、OPPO、魅族、一加等在内的品牌商手机均无法下载小红书App。其中应用宝给出的理由是“该应用内部优化中,暂不提供下载”。目前,已下载小红书的用户使用暂时不受影响。

小红书相关负责人对App下架一事回应称,公司已了解到该情况,正在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解决。已安装小红书App的用户,正常使用不受影响。对于被多个安卓应用商城下架的原因及何时能重新上架,小红书并没有给出详细的解释。

不仅限于小红书,随着内容平台影响力的不断增加,内容治理已成为互联网内容平台面临的共同问题。去年以来,包括快手、B站(哔哩哔哩)、网易云音乐等在内的内容平台先后都曾遭遇下架整改。

通常情况下,移动互联网应用在存有违规行为时,监管部门会有约谈、下架、停止更新等整改方式。整改期限短则一周,长则“无限期”,但整改通过后,“无限期”下架的App还能重新上架。

内容短板

尽管小红书对各大应用商下架的原因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但业内对小红书因内容涉嫌违规被要求下架整改则表示认同。手握内容向商业化路径摸索的小红书一直前途多舛,清洗KOL、诱导消费者购买香烟、内容充斥大量广告等行为已经让小红书备受质疑,当前被下架App更是雪上加霜。

北京商报记者在小红书上发现,用户对小红书的众多内容进行了质疑。举例来讲,在小红书上输入酒店后,显示的内容与图片悉数带有“露骨”照片,推荐酒店的图片则寥寥。有用户直接在达人推荐的香港嘉里酒店、Burgenstockhotel等处于前几位的酒店的下方评论中留言称,照片都是美女却没有酒店的详细信息、博主身材好过文字内容。在一些评论区,对博主身材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对内容本身的关注度。

值得注意的是,像酒店这类的内容仅是小红书内容的冰山一角,违禁药的推广也曾在小红书上泛滥。此前,在小红书类似科普或者“种草”的笔记中,隐藏着卖人胎素违禁药、推广微整形速成班等内容。北京商报记者此前发现,未获准入的韩国品牌“粉毒”、“白毒”、“彩毒”、“绿毒”等一度在小红书上被疯转,有些达人直接上传了注射肉毒素的图片和效果文字。正值风口浪尖时,记者再度在小红书搜索上述肉毒素品牌的关键词,结果已经没有相关信息。

监管薄弱

漏洞百出的内容,让人红是非多的小红书一直处于“水逆”状态。自今年“3·15”前夕被曝出“种草”笔记代写、数据造假后,小红书在近5个月里一直备受争议。日前,据上海市消保委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投诉排名情况分析,小红书投诉数量超过1000件,位居前十。

在此之前,工信部官方微信公众号通报今年一季度电信服务质量情况时,小红书运行主体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存在两个涉及用户个人信息的问题,分别为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个人信息和误导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2019年,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收到了7张罚单,其中罚款处理4起,警告处理2起,责令限期改正1起。违法行为类型包括电子商务经营者违反《电子商务法》第十九条规定搭售商品、服务的行为,发布虚假广告,发布广告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佳”等用语。

在过去几个月内,小红书一直对外宣称对内容进行自我审查。小红书在2018年9月以来先后从平台规则、品牌合作规则及用户监督等多个层面出台内容治理措施。包括根据广告违规词限制、升级技术手段、严惩数据造假和虚假笔记。此外,小红书还于近期推出了“小红书生态官”的举报反馈机制,通过用户对无法明确判定的笔记进行投票,来影响相关笔记的展示结果。

地位动摇

小红书能否顺利化解眼前的危机,关乎着其多年积累下的资源能否保留。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商从业者坦言,在应用商店被下架意味着小红书的拉新获客渠道被一次性斩断,新用户无法通过常用的应用商城搜索到小红书,自然会导致小红书流失新用户。“短期内只是影响小红书获取新用户,数周、数月不上架则意味着会直接流失博主达人、品牌商及忠实用户,小红书本身还有可能会被其他内容推荐类平台所替代。”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伟认为,就小红书本身而言,此次App下架可能涉及的主要问题是涉嫌虚假笔记信息,甚至是部分用户发布的隐晦信息。这些信息虽然都由平台使用者上传,但小红书并没有投入相匹配的资源及时治理和核查,按电商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应承担相应责任。

在黄伟看来,“内容合规性”是内容平台的生命线,应当建立相关风控体系,从专业人员配备、专业知识储备及技术升级等方面下功夫。

分析认为,内容是小红书能够存在甚至被电商巨头青睐的根本,一旦内容质量难以保障,小红书向商业化转型之路就会受阻。尤其是当前众多手握内容的平台在快速崛起,对小红书有着极强的替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