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社交零售平台Storr:让KOL代替第三方零售商

点赞 收藏 娅菲
社交零售平台Storr:让KOL代替第三方零售商

不仅仅是KOL变现新方式,更是品牌、KOL与Storr平台的三赢。

KOL与消费者关系变得越来越重要。日本美容品牌Tatcha最近与Claire Marshall等KOL建立了合作关系,Coty的Rimmel彩妆品牌在2018年将对试装爱好者的支出增加了300%,这些都证明品牌方越来越希望通过KOL或素人影响消费者,而一个名为Storr的新平台希望使这些合作关系更加无缝接合。

   

Storr邀请消费者通过其手机应用上的独立店面,直接从朋友、家人和KOL,而不是第三方零售商那里开始购物。

目前已经入驻该手机应用的KOL包括健康达人网站HealthyAlibi.com的艾莉•希勒(Allie Hiller),她在Instagram上有近3.9万名粉丝;时尚和美容达人阿什利•罗伯逊(Ashley Robertson)有30万名粉丝;模特博主洛奇•巴恩斯(Rocky Barnes)有150万名粉丝。

       

Stor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森(Eric Senn)表示:“此前消费者主要是从梅西百货(Macy 's)、诺德斯特罗姆(Nordstrom)和亚马逊(Amazon)等大型非个性化分销渠道购买商品,如今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因为年轻消费者想要更个性化的东西。”Senn引用尼尔森的数据强调,目前有一组数据,92%的产品推荐来自朋友和家人,这一趋势在美容界尤其明显。

与Storr相似的还有印度的Meesho。Meesho总部位于印度,由两名毕业生Vidit Aatrey和Sanjeev Barnwal于2015年推出。该网站拥有200万社交销售商,其目标是到2020年将其增加到2000万。该公司从供应商处采购产品并提供库存管理,支付和物流,并为卖方提供既定的减产或佣金。像Storr一样,它们启动非常简单,几乎没有自付费用。与Storr不同,他们没有固定的产品价格,允许他们的卖家设定价格,甚至是讨价还价,这在印度比在美国更为常见。

           

店主向朋友,家人及其他任何人出售,该平台为店主提供指导,帮助他们成长。虽然他们的卖家最初由家庭主妇主导,但现在已经扩大到更大的人口,包括学生。该公司目前正在中国开发供应链,并正在考虑转向自有品牌产品。

与Meesho相比,Storr的差异化之处在于,它重新分配了KOL或朋友、家人从品牌那里获得的销售收入。Senn表示,KOL们可以更好地利用自己的形象,用商品促销自己的店铺,而不需要与品牌达成财务协议。相反,Storr给销售者15- 30%的销售提成来促销他们的商店,这在KOL的安排中并不常见。

到2020年,Storr的平台预计将拥有500万用户,销售额将达到25亿美元。对卖家来说,这意味着4.45亿美元的收入和参与品牌的18亿美元。

Storr计划增加美容和健康品牌在其市场上的数量,并对时尚和生活方式类别采取类似的方式。Senn说:“我们对新兴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公司非常感兴趣。我们认为他们比传统公司有更多的机会。”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6366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