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专访||王茁:期待中国企业家群星式的崛起

点赞 收藏 夏至
专访||王茁:期待中国企业家群星式的崛起

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茁认为,在未来国际品牌的大举围攻下,将是本土品牌真正崛起为国际级品牌的重要契机。

11月20日,由珀莱雅总冠名,聚美丽主办的2018中国化妆品创新大会暨第五届美丽互联大会在上海·1933老场坊举行。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茁在中国化妆品创新大会现场接受了聚美丽记者的专访,对于新时代下的企业发展路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Q:这次是您第几次参加美丽互联大会?这一次有何感受?

A:第三次,对大会最大的感受是活力。

我觉得聚美丽从这次大会开始真正切入了行业和时代的本质,探讨在新环境下企业所需要做出的组织变革与企业内如何焕发新人才的积极性主动性,切中了市场环境的痛点。在这个时代和这个行业,企业现在确实需要在这两个方面做深入的思考,采取正确的行动。

Q:对于本次大会的主题“新组织和新才华”,您个人有什么理解?

A:企业的组织活力不仅在一般程度上要予以维持,而且环境的变化对于企业的组织活力有了更高的要求。任何的固守都会带来巨大的风险,在这样的时代下,大变小,或小变大,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所以对于大企业来讲,我觉得居安思危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这次大会上,我们也希望传统的大企业也能向年轻的创业团队学习,如果不学习,意味着将来这些大企业可能以更大的代价来收购这些年轻成长起来的创业企业,来弥补自己创新上的不足。

我希望这些大企业能够在更早的阶段,以更融入的方式来支持并参与创业企业的建立和发展。也就是说自己与其被颠覆者颠覆,不如培育自己的颠覆者,与颠覆者之间形成一个良性的关系,并能互利互惠。

要形成这样的一个组织,那就意味着企业要开放大门,建立平台,吸引有才华的年轻人和年轻团队来创业,弥补他们的短板。比如年轻人创业有会做产品的,他可能渠道和传播上不一定擅长,那么大企业可以在这些方面予以嫁接。

在大和小之间进行取长补短,我觉得这将成为未来行业的常态,所以企业的大门和围墙要拆除,利于年轻人与有才华的人成长的平台一定要建立起来。

那么对于有才华的年轻人而言,我希望他们不要辜负这个时代,也就是说更加积极主动的来进行创业,一方面让他们的才华有所回报,让他们自己有所成就,同时也让他们对于产业也有所贡献。所以这次大会的主题就是新组织和新才华,这势必需要大企业和创业企业之间形成一个良性的互动关系,进行优势互补。

Q:在您看来,这些创业企业的天花板在哪里?他们的最好归宿是被收购吗?

A:也不一定。这取决于创业者未来转为企业家的时候,他有多大的胸怀和格局。所以未必一定是被兼并和收购,也可以做到独立上市。当然,如果既不被收购也不上市,长期维持一个健康、可持续的独立状态,也是很美好的。

如果企业急于上市或急于被兼并收购,这种浮躁的心态,还不一定有利于产业的发展。昨天寻荟记的创始人林瀚,他讲他要做一个慢公司的慢品牌。我很赞赏他的这种态度,就是工匠精神必须得在这个产业里有所体现。

当然这个工匠精神,大家不要狭义地理解,好像做一个产品,就可以叫作有工匠精神。你如果做一个企业使得他很健康,能够与时俱进地发展,同样也算是一种工匠精神。

Q:我们知道去年磐缔投资了在第一届创酷品牌孵化营中脱颖而出这个美甲品牌自主艺术,那么除了寻荟记之外,今年您还比较关注哪些项目?

A:印象都很深刻。比如跨界的牙膏品牌参半有很多新思维,非常不错;彩妆方面,比如croxx的那种暗黑风格的强视觉冲击,很抢眼;用中医药的方式来打造的品牌,久禾;以及中草药品牌Snow Ning,非常年轻化;杜乐的UNISKIN项目,他拥有一个非常优秀而精致的创始团队,也有海外留学背景,印象颇为深刻。

当然,创业不只是一个匠人活动,它也必须是一个商业活动。创始人还必须拥有企业家性格,企业才能够走得更远更长。这些项目创始人的企业家精神还有待观察,但是有几位创始人比如林瀚,我比较看好,他的性格深沉厚重,耐得住寂寞。

Q:从您作为资本方的角度而言,资本能给他们一些什么样的助力?

A:这要看是什么样的资本。一般的金融资本,帮助不是特别大。最好的资本是要智力资本和产业的金融资本相结合,并且产业的资源能够与其嫁接,而不只是一些边缘性职能的提升。对于项目的核心能力,比如说产品能力、内容能力和运营能力,都能有切实的指导和帮助。

Q:您刚才提到呼吁企业家精神。但是对于本土企业,我们好像一方面在批评本土企业的企业家的掌控力太大的时候,好像又放大了一个企业家对企业的作用,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企业家和企业之间的关系?

A:企业家对企业的每个阶段都是很重要的。初创阶段,可能需要企业家事必躬亲的能力。当企业初具规模的时候,那么企业家的认知能力和战略思维要提升,要包容,格局要发生变化。

所以企业家精神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一个成长的旅程。它不是固态的,如果我们把它理解为一个固态的概念,那么它就会成为障碍,总有一天会成为瓶颈。

如果大家动态地理解企业家精神,那就永远都不要低估它的作用。如果说企业家的一种特征必须得像初创时代那样,那么,很多时候这种精神反而会被现在新的条件、新的环境所抛弃。企业家的技术也是要根据不同的阶段动态成长。根据环境的变化,它是系统的,同时也是随机的,随机性必须要加强,甚至与其强调其系统性,不如强调其随机性,要旨就在于机动灵活的变化。

Q:在本土TOP化妆品企业中诞生的这些企业家,您个人比较看好哪些?

A:目前还不好说,一个是了解还比较有限,另外这些企业都尚未达到合适的规模。我认为做产品、做渠道、做内容的这些人才,国内未来都不会稀缺,但是真正的企业家仍将是一个稀缺资源。

这肯定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在某种意义上说,现在企业经营的大环境虽时有逆境,但以顺境居多,这不利于产生伟大的企业家。

企业家精神的生成需要经历逆境。比如这一次加大市场开放力度对民族企业的冲击,我是持很矛盾的心态,一方面我觉得国家的开放幅度太大,但另一方面又觉得索性就开放吧,让环境恶劣到底,倒逼中国企业家成长。

在国际品牌的大举围攻下,如果本土企业能通过以产品为核心的创新取得成功,那么这个能力就可以置于全球的舞台应用,而不限于中国市场。

从横向看,对于新一代的创业者来说,一出来的时候就面对全球产品的竞争,这是逆境。但是从纵向看,在中国现有的时代条件下,目前企业配套的物质条件和财务条件等方面已经很完善,相比以前,创业土壤更好了,这是顺境。

所以不仅要横向地看他们所面对的困境,也要横向地看他们所具有的优势。尽管市场环境很恶劣,但是他们一旦崛起,可能就是世界级的品牌。

这是我一个相当矛盾的心态,对于国内企业来说,置于死地而后生,是我推崇的成长路径,也是企业家成长的处理法则。

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经历了这一轮丛林法则,我希望未来民族企业的崛起,会是一个星群式的崛起。去年我在PCHI的年会上做了个演讲,叫做中国品牌星群崛起与全球美丽苍穹。当然,中国品牌的崛起尚处于酝酿阶段,这一群新星的光还很微弱,需要推动和观察。天才往往都不是单个崛起的,一定会是一个群体。这就好比有一个词叫做“集体开悟”,韩国人突然全民族都会做化妆品,泰国人全民族都会拍广告,而中国人全民族都会做美食,这是一个集体开悟。

就化妆品行业而言,期待下一代的本土企业家能够成群崛起,并在未来做成一个世界级品牌。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