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4165

上市公司崛起对行业格局有什么影响?看方玉友、张楚标、吕义雄、张晨怎么说

点赞 收藏 兰兰
上市公司崛起对行业格局有什么影响?看方玉友、张楚标、吕义雄、张晨怎么说
聚评 本文为美丽投资新时代首届企业家论坛的对话实录。

企业上市意味着拥有更多资源,它会连锁影响企业上下游的合作伙伴,也会影响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但越来越多的上市企业到底会怎样影响行业呢?这是12月3日美丽投资新时代首届企业家论坛的对话议题之一。本次对话由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茁先生主持,对话嘉宾有珀莱雅总经理方玉友,丹姿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楚标,上美集团董事长吕义雄、拉芳家化董事会秘书张晨。

这次对话围绕投资收购、创新生态圈展开。为什么上市前上市后,方玉友都在焦虑?为什么丹姿作为一个非上市企业,投资孵化营项目的速度比拉芳还快?拉芳的产业基金在投资哪些项目?企业的创新生态圈该如何建立?上美集团能够孕育出多个品牌的秘密在哪里?答案详见以下对话实录:

王茁:今天台上有两家上市公司(拉芳和珀莱雅),还有两家非上市公司。刚刚夏总说上市公司有“声誉优势”,我想问吕总,面对上市公司这么多优势,您还睡得着觉吗?您本来说今年要上市的。

吕义雄:目标在时间上偏差两三年我觉得不是重点。另外,我觉得上市是一个小过程,不是一个多大的目标,它不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王茁:张总您的睡眠怎么样,最近好几家上市公司都跑出来了,您的睡眠是改善了,还是恶化了?

张楚标:这两家企业的上市给了我们这个行业非常好的一个信号,我觉得应该给他们掌声。上市可以是锦上添花,有时候也可以是雪中送炭。一个企业还没站稳的时候,或许成功上市可以让它站得更稳。企业站起来的时候,上市可以让它富起来。富起来之后能不能让它强起来,这就需要我们各位大佬和行业精英一起来共商共谋。

王茁:方总您准备IPO的过程也熬了无数的夜,应该是没怎么睡好,终于把钟敲了,这之后您睡得比以前更好了吗?

方玉友:本来上市后我想休息一段时间,但从敲钟到今天为止一天都没休息过。这段时间每天给各个部门和品牌开会,也在想怎么实现每年百分之多少的成长,我们要对股民、企业、行业负责任。上市前我们追求跑快跑稳,上市后企业就骑到马背上面跑,我觉得还是要坐稳,坐不稳摔下来更危险。所以这段时间我也在跟各个事业部整合,2018年我们也得创新。总得来说上市以后也是很焦虑。

王茁:我觉得上市和不上市最大的一个区别是背后有资本的鞭子抽着你跑。马云曾说,以前是企业家听资本家的,未来是资本家得听企业家的。吕总,您认为那些投资您的资本家是听您的,还是您听他们的?

吕义雄:2015年,葛总还有中信投资了我们,到目前为止,基本上还是我说了算。我觉得资本方投的是我能把这个企业做好,如果不是这样那没必要投我。投资方在我们公司可能就是零话语权,我们在接受资本方之前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只有我有一票否决权,其他人都只有建议权。这条原则可能会使公司一直走下去。

(回应行业关于上美资金紧张的传闻)我认为未来五年我的资金会一样紧张,因为我所要做的事情注定了我资金紧,我总共紧了17年。从我做化妆品的那天起我就每天都紧,钱永远跟不上发展,我想要做事情的那个需求。

王茁:我们今天的题目说上市公司群落崛起对行业的影响,我觉得还得聚焦一点,重点谈谈对行业创新格局的影响。方总刚刚您也提到了创新,这个创新是寻找企业新的增长点,您觉得珀莱雅新的增长点从哪里来?

方玉友:我们也在做创新,我们的创新是基于我们自己品牌的基因、定位和个性的创新。这两年时间我们不断改革产品,包括概念、形象设计。但这种传承式一些品牌是有局限的。比如最麻烦的,我们前面讲的公司流程问题、绩效问题、传统的老概念问题等等我们都有在思考。内核的增长有这么多问题局限,我们也在想后面是不是应该注重我们外部的增长,孵化一些新的品牌、找一些新的定位。

上市公司增多会引起行业投资、收购增多,那么,大家更愿意投什么样的项目呢?

方玉友:我喜欢小的项目,投入成本低,产出更高。    

张晨:拉芳其实前中后期的项目都想投,耕田、种树、摘果都愿意做。

我们其实做产业基金很多年了,在两三年前开始聚焦于日化行业的产业基金。原来我们更聚焦于渠道这块,我更看重内容,比如TP公司、电商运营公司、内容营销、社群化营销等类型的项目。

我们的基金布局了很多垂直行业的第一号,比如时尚类的第一,化妆品类的第一,母婴类的第一。有的是用基金投的,有的用上市公司投的。我们上市公司投了“小小包麻麻”,大家问我们怎么用一个亿投了一个公众号,但它现在是估值五个亿。这个项目单月的收入有四千万人民币,而且还在急剧增加,他们孵化了很多母婴类的公众号,以电商变现为主。

王茁:您投的这个具体项目跟拉芳之间的关联紧密吗?传承性有吗?

张晨:我个人觉得是有的,从我的理解讲,拉芳要做的是一家多品牌化运营的公司。现在这种格局之下要做小步快走快速迭代的事情。新的品牌到底怎么做,内部孵化还是外延式并购。

海外的项目我也看了很多。我们在布局海外品牌的时候,在谈判的过程当中发现大的品牌可能是两个亿美金左右的收入,估值不管按PE还是别的来估,这个价格对于拉芳这样的企业来说压力非常大。如果说我收了他,更多只是放眼于中国市场,我们不能给它输出管理。中国市场把这个品牌拿进来了以后需不需要资本化开支,需不需要人员和广告,最后资本市场到底认不认同这次收购,我觉得要打一个问号。

王茁:今年的创酷品牌孵化营上,丹姿既参与了孵化营同时又投资了自主艺术。当时时间很短,丹姿又不是上市公司,张总您为什么要急于做这个兼并收购?这么小的项目估值才五千万,您就投了,而且速度比上市公司拉芳还快。    

张楚标:为什么要投自主艺术?我想先说说我对创新的理解。我觉得,创新分为内部创新和外部创新,而由内而外的创新应该升级为企业经营的一种能力。一个新时代里的企业,每个模块、每个月、甚至每周都必须要有,哪怕你的行为模式还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在意识形态上面要有。我觉得我们的意识形态必须要走在资本的前面。

外部创新我们需要观察文化文明的创新,需要正确认知现在的社会经济、政治和趋势。内部创新则和品牌、产品有关,此外,市场媒介、供应链、人力资本、财务都可以做创新。比如财务从出纳、会计走向结算功能的创新,人力资源走向人力资本的创新,创新是整个生态链的事情。每个部门每个机构每个业务都在创新的时候,企业自然而然就在创新。

我觉得,美甲引流创新是属于销售模式的创新,它是整个创新链里面的重要环节,所以才投资了自主艺术。

另外,我觉得有一点比创新更重要,那就是,我们需要先把整个行业做大,提高整个化妆品行业的社会音量。

创新是企业新的增长点,企业应该如何建立内部生态圈,又如何促进建设外部的行业创新生态圈?

方玉友:前两年我们在做上市工作,所以也不敢做创新。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搞一个内核的生态型创新环境,在这里,员工的考核指标不用按照正常系统的考核流程。我会每年给他们几千万,由他们成立部门创立品牌,这些品牌可以和珀莱雅完全没有关系。创新能否真的实行,企业给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很重要

从行业角度来说呢,现在好的创新品牌有很多,但资本不知道。像刚刚李浩说的想进cs渠道,对他来说困难,但对我们来说简单。珀莱雅公司加起来有2~3万个网点,我们在进渠道方面很有资源。我们也想投资也想收购,最关键的是,需要有对接资本和品牌的平台。大家可以多沟通,如果有需要也可以慢慢进入到珀莱雅这个体系中来。

所以,内部生态圈很重要,外部孵化也很重要。创新企业如果没有资本的话,挑战难度会很大。

王茁:亚马逊的热带雨林是一个生态系统,树木之间相互竞争长得非常茂盛。上美算是中国化妆品行业里品牌比较茂盛的一个平台,您这个茂盛的雨林是怎么弄出来的,您觉得行业里面雨林式的平台公司应该怎么弄?

吕义雄:2011年的时候,我感觉到企业家如果管太多会不利于多品牌运作。我们公司能够多品牌运作,是因为我从一个独裁者变成了配合者,我负责提供资源和建议。

我发现,我把自己当成一个配合者,比主导一切的效果好。我相信上美中国新的CEO接替我之后会做得比我好。为什么上美的品牌没有做到中国第一?我觉得是因为我没有做好一个CEO,没有认真看报表,做好每个细节。

我办一家公司一定会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样捏紧不怕捏死,放了也不怕飞了。

很多企业用小平衡管理方法,我用大平衡。小平衡是那种,一个项目做得好,原来跟他讲他一个人搞,等他搞起来以后就一定弄个副总,弄到他也不开心,副总也不开心。我会用大平衡,同时让两个板块一起弄,这样企业可以更好地授权,也可以更好地竞争。

以上为本次对话精简内容,更多资讯请期待聚美丽后续报道。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赞赏美业创新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