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7036

演讲嘉宾||屈红林:物种发展的历史对现代商业事业的启示

1 收藏 伊姐
演讲嘉宾||屈红林:物种发展的历史对现代商业事业的启示
聚评 基于历史观去投资、经营企业。

9月20日,由聚美丽主办,丹姿集团总冠名的2017(第四届)美丽互联·挑战者大会在杭州举行。这次大会的主题是“因为不满”,我们期待这里能够汇集行业更多饱含不满精神,并愿意为之一战的挑战者们携手同心,改变未来。

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屈红林作为本次会议特邀嘉宾,为现场观众带来了《挑战者的面相》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今天,聚美丽的朋友希望我分享一个主题:投资者怎样判断哪些人是有潜力、值得投资的,是未来的成功者。

这是一个基于趋势可以预测的逻辑。往大说,这是一种历史观。我们通过现在的信息可以判断未来,判断哪些人能够在未来成功。正如一句话:那些成功的人,是因为他们有智慧,有远见,有胆量,是因为在重要的历史关头选择了正确方向。

我们经常用这样的逻辑或历史观去判断项目,比如预见到移动互联网的兴旺,于是在移动互联布局;认为中国已经步入了老年社会,在老年产业上布局。这都是基于一种历史的趋势判断。

但是,这种判断的格局比较小,往往在小的时空环境中有效。当环境变得比较复杂、时空变得更广阔时,就需要换一种历史观。

我这里引用一部科幻小说里的这样一句话:历史是一条顺着溪流而下的小树枝,可能在一个小漩涡中回旋半天,也可能被一块露出水面的小石头绊住,有着无穷的可能。

基于这样一种历史观,我们能否去做经营和投资?

前几年,我在北美做了几年的早期股权投资,有一个很深的感触。我认为,在做股权投资的圈子里,优秀的人都会预估历史和未来,通过有限信息去判断趋势。但是,这个圈子里最顶级的投资人会更多地考虑大时空背景,考虑在这个背景下如何决策。所以我今天就尝试着在比较大的时空空间中去看挑战者所具有的特质,以及挑战者面临的环境。

我想跟大家分享两个故事。第一是在这个地球历史上曾经成功但已经消失了挑战者——恐龙;第二是今天这个地球上的主宰,在座的各位——智人。

恐龙在6500万年前就灭绝了。从生物进化的角度而言,恐龙曾是非常成功的一个物种,因为生物学家研究过一个物种的平均生存时间为400万年,但在恐龙在这个地球上统治了近1.7亿年。

那么,是什么环境让恐龙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统治者,能够统治1.7亿年?如果恐龙没有灭绝,有没有哺乳动物的今天?它是否有可能演化为一种智慧生物?

可能大家现在会认为恐龙演化为智慧生物是件不可能的事,但霍金认为,一个小概率的事件只要有概念,它最终的发生就是不可避免的。刘慈欣曾经写过一篇科幻小说,幻想恐龙和蚂蚁合作创造了一个核子技术的文明。

我们回顾一下恐龙为何有登上历史舞台的契机。如果地球的40亿年换算成24小时,那么生命在凌晨4点就出现了,但接下来16、17个小时都没有什么进展,这很像一个创业过程,一开始创业是最难的,那16、17个小时基本没什么进展。如果创业者一开始感觉非常艰难和漫长,这是很正常的,这符合生物进化史的时间规律。

一直到晚上8点半开始,这个地球上才出现海藻类植物,晚上10点钟植物才到陆地上。晚上10点24分地球上开始出现森林。等到晚上10点半,发生了可怕的二叠纪大灭绝,地球上90%的物种都灭绝了。当时西伯利亚有一个火山岩层喷出来的岩层导致很多动物无法呼吸,几乎没有躲避本能的动物在当时都死掉了,海洋损失更惨重,90%左右的物种死掉了。

二叠纪大灭绝以后,出现了一个宽松期,这时恐龙在晚上11点钟的时候登场。恐龙灭绝了之后是哺乳动物登场,而智人的登场是午夜1分17秒以前,时间非常短。

智人以前,直立人有很多种物种,比较有成就的是尼安德特人。智人在第一次遭遇尼安德特人是以失败告终的,退回了非洲。

事实上,尼安德特人不但身强体壮,脑容量也不低。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让智人在3万年后击败了他们?这里有很多假说。

我分享给大家一个我愿意相信的假说,生物进化当中有一个前提:有一个种群必须被隔离,必须得在一个很微小的种群当中。种群太大的话,个体变异很快会被其他大种群的基因淹没,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创新。智人的跳跃也是因为灾难,一次火山爆发让原始人类必须离开森林,离开草原来到海边,灾难让智人不得不进入水中寻找食物,这需要更复杂的呼吸控制,导致了更复杂的语言、抽象思维能力,由此诞生了相信抽象事物的能力,最终,智人通过协作登上了食物链的顶端。

那么,这些对于商业事业的启示是什么?

第一,就像我们自己恐惧死亡,我们做企业有一个本能,总想让企业基业常青,但如果你以基业常青为目标给企业布局的话,经常会出现错误。因为人类为永生、为万岁的所有努力都是失败的。

阿里巴巴公司有个口号,做个102年的公司,这个口号还是清醒的。阿里这家公司从现在的标准来看,基本找不到它的战略性缺点。但巴菲特有一句名言:“一家公司迟早会落在一个傻瓜的手里”,因为企业创始人是有生命周期的,马云是有他的生命周期,马云能影响的一批人也是有生命周期的,如果你用长周期大尺度的空间去思考这个问题,这是迟早会发生的。

第二,历史上,往往大灾难来临的时候,最先灭绝的都是最复杂的生命体。其实,经济周期也一样的,当灾难到来时,最先不适应的是设计得非常复杂的组织。

建制派并不是被打败的,而是它不适应环境。谈到这个问题时我们可以加一个思考,我们知道行业中跨国公司的份额在下降,我们愿意解释为这是被中国品牌打败了,考虑到生物演化史,我们可不可以加一个问号,是不是他们不适应这个市场,在部分细分领域自己消失了?

生物演化历史中有物种大爆发的宽松期,在某个时期物种内部和物种间的竞争不激烈,宽松的环境导致一批新物种的诞生。我们可以联想一下,商业历史中有没有这样一个时期?例如中国化妆品行业很多公司都是九十年代初创立的,万科、联想、海尔等公司都是1984年前后创立的,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创业有自己的黄金时代。

新的挑战者,往往不是来自于成功的种群,而是来自于边缘和枝干。一个新项目在一个大公司、主体公司里很难推动,但在边缘或许一两个人就可以做成。这在生物学当中很常见,比如,5亿年过去,鱼类依然是鱼类;1000万年以前,猴子跟人类分家,还是猴子;现在人类基因80%跟老鼠是一样的,但老鼠在7500万年以前跟人类分家后,现在还是老鼠。

昨天在参加聚美丽的孵化营活动时,我很有感触,这么多企业来到孵化营,支持那些新兴企业,同时也是在为自己在枝干布局。当然,主干一直在发展,但主干注定有周期。生命的演绎是以变化和以周边的演绎为主旋律的。

昨晚,我们与聚美丽融资签约,有北京的朋友知道了在微信里给我留言,问我为什么不投他们,而选择聚美丽。他说了一句话:你们为什么投了一个总部在金华的公司?这话后面有潜台词,他觉得他在北京,自己是名校毕业的,很了解国际品牌和时尚。但我们为什么没有投他?

在这里我借这个机会说明一下: 我们从来不布局那些崇尚行业领导者的公司,我们甚至不喜欢在一线城市过度布局。我们的商业经验告诉我们,创新往往来自边缘,我们从不投资跟随“主流”的公司。因为处于主流的公司,所有的运作和策略一定是跟着主流走的,他们所崇尚的往往就是主流的思路。在我们的眼里,崇尚主流就没有希望成功挑战主流,往往就意味着未老先衰。

今天,我们在大的时空尺度去判断商业决策,目的是防止一种错觉,认为自己是战无不胜的。我们需要提醒自己,我们都是非常微小的存在,最后全部会化为历史的尘埃。

有一位生物学家说,我们之所以到今天,并不需要过多地感叹生命与智慧有多么神奇。人类有今天,每一个坐在这里的人有今天,是因为你的上一代的上一代从来没有断过代,可以一直追溯到最初的那个单细胞生物。所以,真正原因是在演化的命运之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你每次都幸运的穿了过去了。

分享到现在,我也希望无论是未来的挑战者,还是现在的建制派,行业领袖,将来都能够穿过这个命运之门。也许过很多年,我们这个行业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在看到那个命运之门的另一边,依然有我们熟悉的面孔。

以上演讲全文如有错误,欢迎纠正。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赞赏美业创新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