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讲笔记 | L’Onvie 集团,前雅诗兰黛全球研发执行总监王天翔:技术创新的四个动力

消费者的需求,科学技术的进步,法律法规的变化和跨界是技术创新的动力。

我们发现,随着社交媒体的新营销方式与内容颠覆了品牌方产品开发的模式与路径,尤其是新一代互联网品牌越来越关注原材料所蕴含的技术故事与产地故事,以及整个配方体系倡导的价值主张,过去原料的关注者主要是研发工程师,而如今越来越多的品牌创始人和营销经理人在进行传播工作时,最重要的是从策划新品开始,就把产品和传播内容深度结合,让内容随产品而生。

在内容驱动的时代,原有的产品开发与营销内容创造流程已经无法适应新的媒介环境下的传播需求,作为化妆品品牌必须在产品开发时就思考好该产品(where)在哪传播、(who)向谁传播、(what)传播什么?

为了帮助中国化妆品公司的研发技术人员、产品开发人员能够把握好全球化妆品研发趋势,深刻洞察到消费者的需求,聚美丽以全新互联网在线直播的方式举办了2020中国化妆品研发趋势大会。最终,两天直播创下了10万+观看人次的行业记录。

本次大会我们邀请了多位国内外知名原料供应商高层、品牌研发总监创始人、成分类KOL,共设全球趋势、成分党未来、抗衰老、美白、问题肌肤护理、医学美容、天然植物、彩妆趋势等八大主题板块,由24个主题演讲构成。

作为特邀嘉宾,L’Onvie 集团,前雅诗兰黛全球研发执行总监为我们带来了《北美化妆品技术发展趋势》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今天我将从四个方面来分析技术创新的动力——消费者的需求,科学技术的进步,法律法规的变化和跨界。

近几年,所有化妆品技术创新跟以前最大的差别是——随着社交媒体的介入,我们化妆品的技术呈现两个特点——变化很大,收获很快。在美国,通过社交媒体产生了大量的Indie Beauty。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比如雅诗兰黛两年前用15亿美元收购的Too Faced,欧莱雅收购的IT COSMETICS以及今年资生堂用8.5亿美元收购的Drunk Elephant(醉象)。这些被收购的品牌有一个共性——能够把化妆品技术的创新,通过社交的媒体和消费终端沟通,他们的社交媒体都非常有可信度从而使他们品牌飞速地发展。

消费者的需求。大概从五年前,美国形成了一个新的概念Clean Beauty(纯净美妆),从消费者需求来说这可能是这两年北美市场上最大的创新点,比如刚刚提到的Drunk Elephant就是Clean Beauty比较有代表性的品牌。丝芙兰下面的新品有很大一批属于Clean Beauty的范畴,一半卖得最好的产品也属于Clean Beauty。

Clean Beauty的概念实际上是天然化妆品的进化,天然化妆品的的一大特点是天然但是功效性偏弱,因此最近五年提出的Clean Beauty不仅要求天然还强调功效,同时保证对肌肤是低刺激性的。除此之外,在原料上它会精选原料,很多平常使用的化妆品原料都不能使用。比如EWG它对每个化妆品的安全性、环境污染等都是单独评价,甚至安全性评价综合了美国、欧洲等多个安全数据。从配方体系上来说,一般是简单的配方,所以就刺激了一些新的化妆品配方体系产生。在生产技术上,会强调无氧的生产和灌装。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左一),我们和美国一个合作伙伴一起做的一款水,为了让油相在水里悬浮稳定,加了大量的表活(Water/Aqua,Polyglyceryl-10 Laurate,Glyceryl Citrate/lactate/Linoleate/Oleate,Squalane(2%),Glycerin,Sodium Stearoyl Glutamate,Polyglyceryl-4 Cocoate,Polyglyceryl-3 Caprate)。右边是我们和美国一家制药公司合作实现的超高压乳化技术,可以实现在5%的油相下,表活可以小于0.3%,而且乳液分布非常均匀,稳定性可以达到3年,且稳定剂和防腐剂的含量可以大大减少。

第二个新的技术的产生是指越来越多新技术的融入生物工程。我们先从原料角度捋一下化妆品过去50年的历程。从50年代倩碧的小黄油主要成分是羊毛酯醇到80年代强生的ROC的视黄醇,一直到90年代的AHA/BHA以及本世纪的寡肽。右边我列举的4个产品兰蔻小黑瓶,雅诗兰黛小棕瓶,海蓝之谜的神奇面霜以及SK-2的神仙水,他们是销量最高的四款产品代表,它们有个共性——除掉水之外的第一成分都是通过生物工程发酵而来的发酵液。

而且这个会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趋势,这个趋势会从皮肤微生态演化而来。为什么说皮肤微生态会是未来一个大方向,一是护肤、美白、抗皱发展了几十年已经相对迟缓,二是一直以来我们都忽略了对皮肤最重要的一个方面——肌肤健康。而皮肤微生态的管理可以真正让皮肤更加健康,从而更好地达到护肤、美白的效果。

皮肤微生态包括微生物菌群(Microbiome)代谢物组群(Metabolomics)两个概念。

微生物菌群(Microbiome):皮肤表面寄生的微生物菌群,它也是通过汗腺和汗毛皮囊到皮肤的底部参与皮肤活菌的代谢,大约有1000物种,目前以益生菌(细菌)为主。年龄、污染、气候、皮肤病(过敏性皮肤炎)甚至饮食都会对你的微生物菌群产生影响。

近两年,宝洁、雅诗兰黛和欧莱雅、强生等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做这方面的研究。目前为止,临床研究证明它对过敏性的鼻炎非常有效,除此之外还有痤疮治疗,激活皮下的干细胞活性,抑制有害细菌,美白,防止光老化,抗氧化,促进胶原蛋白合成等。

代谢物组群(Metabolomics):人体器官(皮肤)细胞,微生物的代谢产物,比如氨基酸,多肽,碳水化合物,各类维生素等,和化妆品相关的大概有300多个这种代谢产物,做这方面研究比较多的是雅诗兰黛和欧莱雅。

皮肤代谢物组群和年龄,生物钟以及饮食都有关系,白天代谢物主要是应对紫外线照射以及增加皮肤屏障功能,晚上则主要是修复作用。皮肤能在不同时间,控制不同微生物群的活动,控制着对皮肤的保护作用。

法律法规与技术进步。

减少防晒剂皮肤传递。FDA曾经做过相关的论文发表,他们主要观点是认为防晒剂渗入皮肤的量太多,会产生潜在危害。现在,FDA也在试图推动把防晒霜对皮肤的渗透率作为一个重要指标。另外一个例子,欧盟今年把粉未状二氧化钛定义为可能致癌物,尽管是级别很低的致癌物,但也会抑制消费者的购买欲望。怎样在低剂量的防晒剂下,把SPF做得更高成了企业的一个挑战。因此,现在很多企业在做SPF的增强剂。

另外一点是天然的化妆品原料(非石油化工来源)。未来,有可能石油化工原料会被禁止,因为里面的微量杂质是有潜在危险的。我们有一个合作伙伴叫AMYRIS,过去10年投入了15亿美金做“生物合成”,就是用生物合成制造化妆品原料,如 CBD, 角鲨烷,维生素,精油,甜味剂以及硅粉等等。

最后一点是跨界,跨界最大的一个成果是成分党。成分党其实有很多代表性品牌,比如说修丽可,它直接在包装上写明具体成分;比如丝芙兰一个非常畅销的品牌INKEY LIST直接说明自己是卖化妆品原料的品牌。但是今天我更要说的是一个反向的趋势——从医药向美容转化——Medical Skin Care。

有一个案例是美国一种叫RAPAMYCIN的药物,正在做临床三期的实验,不仅能口服还能对皮肤有明显的抗衰老效果。另外,谷歌两年成立了一家叫Calico的公司也专门做抗衰老产品。所以做化妆品的同行要在这方面多多上心,因为不知道哪一天就被谷歌这类公司干掉了。

本次大会由化妆品行业领先的新商业媒体聚美丽主办,联合全球知名美妆企业、原料技术服务商、OEM/ODM、媒体等代表,主要嘉宾包括:L’Onvie 集团创始人、前雅诗兰黛全球研发执行总监王天翔、珀莱雅研发总监蒋丽刚、欧莱雅中国研发和创新中心活性护肤品/高档护肤品开发经理于鲲、科丝美诗战略市场部黄智映、诺斯贝尔研发副总裁邱晓锋、基础颜究创始人三亩、聚研荟CEO大嘴博士等30位嘉宾构成了24场主题演讲与1场高峰对话。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