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趋势大会 | 帝斯曼张瑛婷:天然、可持续、抗衰老、皮肤微生态等趋势会在2020继续发展

维生素,防晒剂和护肤活性物一直是帝斯曼在行业里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业务板块,未来也会继续专注和大力发展。

在社交媒体为主流的营销环境下,品牌打造产品的流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原有的产品开发-推广转变为以社交媒体渠道为导向的产品开发,比如说公众号平台会侧重于成分故事,微博适合有话题性好玩的产品。品牌方越来越关注上游供应商的内容能力,从原料商获取产品内容是新一代品牌在打造产品时的重要途径。

为了帮助中国化妆品公司的研发技术人员、产品开发人员能够把握好全球化妆品研发趋势,深刻洞察到消费者的需求,进一步拉近原料商与品牌的距离,聚美丽联合国内外专业机构将在3月18日—19日主办2020中国化妆品研发趋势大会

此次会议我们邀请了多位国内外知名原料供应商高层、品牌研发总监创始人、成分类KOL,除了会共同探讨产品研发等相关话题,还将围绕纯天然、无污染、极地植物、功效护肤品、健康洗护发、多元彩妆等话题进行深入探讨。

帝斯曼个人护理及香原料中国区市场部负责人张瑛婷已确认出席此次会议,并发表《衰老拖延症候群的需求,你get了吗》为主题的演讲。

以下是张瑛婷就大会相关议题发表的部分观点:

 1. 帝斯曼今年主推的技术或原料是什么? 

自去年开始,我们就感受到了消费者在抗衰老上日益增长的需求,无论是消费群体的年轻化还是轻医美概念的火热都能加以印证。因此,今年我们在抗衰老的整体解决方案上更进了一步,从宏观的老龄化问题来理解消费者“衰老拖延症”背后真正的诉求:并非是真的要“童颜不改”或者“返老还童”,而是希望无论实际年龄是多少,都可以呈现出自己最佳的状态。

我们给出的方案覆盖了防晒(脸/身体及头发)、护肤以及头皮养护。特别是在护肤上,我们希望针对消费者不同年龄的痛点,来给出有针对性及有功效的产品。

此外,我们也很关注产品的功效,这也是“成分党”的大趋势所关注的。帝斯曼在包括维生素在内的护肤活性物都有十分深入的研究,今年我们也会推层出新,基于对现有产品的进一步研究推新的宣称或功效数据。比如我们今年初推出的“帝斯曼泛醇百科 (DSM Panthenol Bible)”就更新了泛醇在敏感肌肤问题上的功效数据,且都是帝斯曼的自主研究。此外,我们的明星保湿剂PENTAVITIN®和知名的肽产品SYN®-AKE都很快会有新数据推出,且十分革新并贴近当下市场需求。

 2. 帝斯曼的在维生素、UV防晒过滤剂和活性物这几块很强,目前核心研究方向还是这几块吗,还是有发展新业务? 

维生素,防晒剂和护肤活性物一直是帝斯曼在行业里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业务板块,未来也会继续专注和大力发展。在防晒剂上,我们会继续完善我们的产品组合,比如我们去年上市了氧化锌PARSOL® ZX来完善我们的物理防晒剂产品组合,今年我们也有计划上市一款新的产品。此外,我们也会利用我们的虚拟防晒配方计算器DSM Sunscreen OptimizerTM 和肤感专家小组的优势,推出一系列全新的防晒配方,满足消费者和客户多元化的需求。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块业务是技术性功能原料,包括乳化剂、肤感改良剂和聚合物。虽然进入这个市场比较新,但我们也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除了营养科学,帝斯曼集团在材料科学上有着强大的科研实力和丰富的经验。如我们去年上市的一款聚合物Tilarmar® Boost 150,它的独特分子结构可以改善发量视觉效果且不失护理特性。虽暂时不能引入中国市场,但值得关注。另外,我们也积极与外部合作,比如有和生物化学公司METEX NØØVISTA合作开发原料。

3. 2020年,美妆行业在原料、产品与技术方面会有哪些趋势? 

原料、产品和技术都离不开消费者的需求。比如,天然原料,与皮肤微生态相关的产品解决方案和科学研究,包括可持续生产工艺等,我们认为都会在2020继续推进或延伸。

帝斯曼在消费者洞察上有很大的投入。除了与第三方合作,我们也拥有自己的消费者洞察研究小组,作为我们新概念、新产品的基石之一。“意识美容 Conscious Beauty”是我们今年计划发布的一个美容趋势,它将对当下消费者十分关注以及市场上日渐流行的“纯净美容 Clean Beauty”、”健康美容 Healthy Beauty”以及”透明美容 Transparent Beauty”进行更全面和详尽的阐述,并给到解决方案,十分值得期待。

此外,在皮肤微生态上面,帝斯曼也有持续的投入,比如有和S-Biomedic达成合作,致力于将一款以益生菌技术为基础、用于治疗痤疮的新型护肤活性物推向市场。

 4.像国外流行的一些天然、纯净等方面的趋势,国内有品牌关注吗? 

天然成分是肯定的。如前面所提,这一趋势现在国内外品牌都已高度关注,我们也看到许多新品牌或者新产品线也是主攻天然、纯净等概念。我们ALPAFLOR®品牌下的系列产品就是源自阿尔卑斯山的天然原料,获得公平贸易等在内的多项认证。且在保证其天然特性的同时,其功效也得到科学印证,而这是消费者和品牌同时关注的——产品的天然特性及功效证明。

 5.整个化妆品营销环境的变化(KOL、社交媒体成为营销主要方式),对你们有影响吗? 

两点,一点是KOL、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让消费者在购买产品前有更多获取专业信息的渠道,而不是完全依赖于品牌方在线上线下门店里的自我宣传,这就推动化妆品公司在宣传产品时更专业和透明,所以他们现在会对实实在在有功效的原料更感兴趣,在这点上,我们是有优势的——帝斯曼在功效的科学验证上一直保持着严谨和真实的态度。另一点是KOL、社交媒体也可以作为上游原料公司和终端消费者接触的平台,一方面消费者可以知道品牌有背后原料公司的存在,另一方面帝斯曼也可以用我们的专业知识去教育消费,引导更好的护肤习惯,所以现在都说很多B2B公司的市场部操作模式和2C公司越来越像了。

6. 近年来成分党的崛起,让品牌开始关注起功效原料,在这一方面你们是怎么看的?在推荐原料时会强调成分功效吗?

成分党推动品牌营销往透明化方向发展,也更关注功效原料,帝斯曼的产品宣称都立足于科学功效验证,这得益于我们位于瑞士总部的科研团队的实力。所以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的产品是经得起成分党“考验“的,比如近几年十分热门的烟酰胺、视黄醇和肽类产品。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成分党们不要只关注一款成分,而忽视了品牌方的配方实力。毕竟,一款好的成品涉及到方方面面,好的原料也要有好的搭配,以及也会有1+1大于2的功效。消费者关注原料对所有原本在幕后的原料供应商是好事,但也不要忽略了化妆品成品企业的研发力量。

7. 在社交媒体为主流的营销环境下,品牌打造产品的流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相较于前三年而言,最近三年,你们在客户服务或者生意模式上有没有发生一些变化(比如:是不是需要提供更强的技术服务?) 

变化一定是有的。比如,我们的响应速度更快了,我们的方案更落地于中国市场和本土消费者。但这些变化也并不完全是因为环境变化而做出的被动响应。早在2016年,我们就在上海成立了个人护理技术与应用中心;2018年富燕红女士加入帝斯曼个人护理及香原料担任中国区业务总监,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中国区独立于亚太区,直接汇报总部(个人护理及香原料业务板块)。

这些都是我们长久以来的布局,因为我们很早就看见了中国化妆品市场的潜力和发展。这样的结构调整,都使得我们无论是从产品上还是技术上,甚至是对消费者需求的理解上,可以更快、更好、更接地气地相应客户的需求,成为“客户心中的第一选择“。

8. 从原料商获取产品内容是新一代品牌在打造产品时的重要途径。外资品牌、国货品牌、国货新锐这三类客户在和你们合作时,在整体上会有什么不同吗? 

无论何种类型的客户,我们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就是提供我们最好的产品、技术和服务。而不同类型的客户,确实也会有不同的需求。比如外资品牌相对而言体系庞大且职能齐全,因此我们会做更多基于原料本身的交流;国货新锐则对于产品开发周期的要求特别高,因此我们更多地会给到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而国货品牌则介于两者之间,更多的考验在于如何平衡并同时满足这些需求。

 大会流程预告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