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有道翻译官回收空瓶获支持,但为何这股风在国内吹不起来

点赞 收藏 来源:jumeili
有道翻译官回收空瓶获支持,但为何这股风在国内吹不起来

兰蔻、悦诗风吟、科颜氏等多品牌已经加入这一队伍,但中国似乎“还早”。

昨日(8月30日),实时翻译APP有道翻译官再度发起原价回收空瓶活动,面向消费者征集500个化妆品空瓶。

据有道翻译官官方解释,此举意在提升有道翻译官拍照翻译功能的准确性,以满足大家海外购物时全部翻译需求。

追加征集AI训练素材

实际上,早在本月20日,有道翻译官已经推出过第一期原价回收空瓶活动,面向全网消费者征集500个指定化妆品空瓶,并根据产品官方售价支付给空瓶提供者相应金额。

回收品牌包括莱珀妮、海蓝之谜、香奈儿、娇兰、肌肤之钥、香缇卡、雪花秀、玉兰油、魅可、悦诗风吟、旁氏、KIKO等涵盖卸妆、洁面、护肤、彩妆等不同品类的63个欧美、日韩品牌。

据官方解释,回收的空瓶将作为有道神经网络翻译引擎的补充训练素材,目的提高拍照翻译能力,提升用户海外美妆购物体验。

其在官方公众号内容里提到:“拿到空瓶后,有道翻译官将模拟各种场景,在不同的角度、光线等情况下对空瓶拍照,所得照片在进一步专业处理后将作为OCR的AI引擎训练素材。”

“同时,为提升对美妆场景中专有名词的翻译能力,我们将集中把空瓶上的品牌名、成分、使用方法等内容提取出来,作为有道神经网络机器翻译引擎的补充训练语料。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用户在海外旅游购物时体验最佳翻译服务。”

多品牌致力“空瓶回收”

在有道翻译官之前,已经有不少品牌发起了“回收空瓶”的活动,而与其不同的是,这些品牌是挂起了“环保”的大旗。

科颜氏

“空瓶回收计划”是科颜氏在Made Better公益项目。去年11月6日,科颜氏与泰瑞环保在中国进博会上正式启动在中国的“空瓶回收计划”项目。

△科颜氏中国品牌总经理李琳、泰瑞环保亚太区总经理Eric Kawabata先生现场签约

据其官方透露:此次计划将科颜氏产品的空瓶收集、运输、清洗、再生,并使用再生塑料再造公益设施,服务弱势群体。此次合作项目期望回收500,000件科颜氏空瓶,预估能减少大约17,600公斤的碳排放温室气体。

兰蔻

为了支持环保事业,兰蔻在面霜中加入了“替换芯”的设计。去年,兰蔻开始致力于无塑料环保包装。今年6月,兰蔻与泰瑞环保也全面启动了“兰蔻空瓶回收计划”。

悦诗风吟

早在2003年,悦诗风吟就推行了空瓶回收环保计划,截至2018年共回收1736吨化妆品空瓶,并且不断研究能最大程度减少容器对环境破坏的各种回收利用方法,同时持续开展“GREENCYCLE”社会贡献环保活动,循环使用化妆品空瓶或者将其再利用设计为创意艺术作品。

而在今年6月,爱茉莉太平洋也与全球性环境企业TerraCycle签订塑料空瓶回收利用业务协议,计划未来三年间每年至少回收100吨塑料空瓶,并于2025年实现100%空瓶回收利用,产品和物品应用比例达到50%。

佰草集

与其他品牌不同,佰草集采取的是空瓶换购现金券的形式,周期性地开放换购正则——顾客可凭使用过的两个化妆品空瓶,在佰草集专柜换取价值100元的现金券,以此累计,空瓶不限品牌。

实际上,品牌实行空瓶回收大多采取爱心积分兑换周边产品的形式,而且回收场所一般设置在其线下门店,这也有利于提升消费者的互动性和复购率。

而很多消费者对这一品牌行为也是喜闻乐见,不仅节约了消费成本,同时还少去处理空瓶的麻烦——不少网友担心空瓶扔掉会被居心不良之人回收做成假货。

△小红书上消费者关于空瓶的“担忧”

这股风在国内并不流行

但由于化妆品包装使用材质复杂、回收成本高、技术难等原因,现阶段中国本土化妆品企业很难落实环保理念。

某品牌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尽管有不少消费者对空瓶回收计划表示非常期待,但中国市场的消费者“环保”的意识还普遍较弱。而品牌在真正实行空瓶回收过程会有不同的问题,如空瓶卫生消毒、质量监控、成本控制等,这对不少品牌来说是个挑战。

“嘴里说着希望空瓶回收,实际上又害怕品牌消毒不到位,直接空瓶利用,担心自己买到回收空瓶的产品。这种又当又立是中国消费者的纠结之处。”某业内人士无情地吐槽。

另一方面,中国相关政策的缺失也是这一股风在中国没有吹起来的原因。

早在1991年,德国政府就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包装法规》。随后日本也起草了相关法律。

去年,韩国环境部和19家韩国公司在首尔签署了“自发回收和利用简易包装协议”,韩国化妆品公司爱茉莉太平洋、LG生活健康、爱敬等都签署了这一协议。

而中国暂时未有明文规定。

环保作为大趋势,随着消费者环保意识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品牌也开始意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而中国实行这一策略则需要品牌、消费者、相关机构多方协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