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特写∣神秘的朝鲜化妆品市场

点赞 收藏 言午
特写∣神秘的朝鲜化妆品市场

这几年,朝鲜境内有人通过走私将国外的化妆品、服装带入朝鲜境内,许多朝鲜妇女第一次对外面的世界有了了解。

近日,据朝鲜媒体Meari报道,朝鲜历史最悠久的化妆品工厂之一新义州化妆品厂最近为其顶级品牌“Pomhyanggi”(春香)开设了一家网店,最近可能在该国的封闭内联网上运行。Meari主要面向国际用户,该公司表示,这一新网站最近“受到了用户的欢迎”。

据报道,菜单栏包括组织介绍、网上商店、销售单位、讨论平台等信息,Meari文章提到:“用户可以在网上商店看到他们想购买的化妆品的价格、销售单位的电话号码和位置等细节,网站一上线,就收到了许多用户的好评。”然而,这篇文章并没有给出顾客如何购物的线索。

该网站的推出正值朝鲜电子商务取得显著进展之际,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Manmulsang”网站,还有中文、英文和韩文在线版本。朝鲜第一大百货公司平壤百货店(Pyongyang Department Store No. 1)去年也推出了一个网站,提供店内设施指南、餐厅详情、网上商店等服务。其他的例子包括Sili在线商店,它允许顾客使用电子支付系统和在线预订服务来购买机票,并在平壤的高档餐厅预订等等。

看样子,朝鲜这个国家也在慢慢发展电商、技术等一些现代化的东西,这是否打破了你心目中对朝鲜的“落后”与“死板”的印象,2018年《环球时报》的一篇介绍朝鲜化妆品品牌银河水的文章,为我们带来了一些关于这个国家化妆品行业的信息,本文介绍了朝鲜人民对化妆品的态度、朝鲜另一知名化妆品品牌春香,韩国教授对朝鲜化妆品的评价以及在朝鲜化妆品和民众使用方面两国给出的截然不同的答案,通过这些内容以满足大家的好奇心,从管中一窥花豹的样貌。

朝鲜知名两大化妆品品牌

新义州化妆品厂生产的“春香”与平壤化妆品厂的“银河水”(Unhasu)牌化妆品是朝鲜最著名的两大护肤品牌。

- 春香

据朝鲜网络媒体Naenara今年3月报道,这家位于新义州的朝鲜化妆品贸易公司专门“生产和销售”春香化妆品,一开始以Nowana和金刚山化妆品闻名于世”,但现在人们对春香更加“熟悉”。

Meari提到,3月朝鲜化妆品在平壤百货商场1号和2号、Kwangbok区域购物中心、Pothonggang百货商店销售并获得了好评。据报道,最受欢迎的是男士护肤品和抗老化面霜,以及彩妆、修复化妆品和染发剂。

新义州化妆品厂是朝鲜历史最悠久的化妆品制造商:1949年在已故国家主席金日成(Kim Il Sung)的指示下建成,1999年时任朝鲜领导人金正日(Kim Jong Il)访问韩国后,在新义州南部(或称南新义州)重新建立。

2018年7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第一夫人李雪主陪同下参观了新义州化妆品厂。官方媒体称,金正恩对此次检查表示“非常满意”,并呼吁工厂“在研究和分析世界知名化妆品的同时,不断改进研究,根据消费者的喜好、年龄和体质,提高产品质量,增加产品种类”。

官方媒体朝鲜中央通讯社(KCNA) 6月报道称,这家工厂“开发了各种功能性化妆品,比如睫毛增长剂、痤疮美容面膜和驱蚊剂。该公司补充称,各种化妆品品牌的生产受到了“国家层面的关注”,并称这一发展得益于朝鲜领导人的“明智指导”。

- 银河水

平壤化妆品厂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朝鲜三代领导人都曾来此视察。2015年和2017年,金正恩曾先后两次视察该厂,并指示要做出能与国际名牌化妆品媲美的“世界上最好的化妆品”。

△平壤化妆品厂墙上的一句口号是:“与世界竞争,挑战世界,走向世界!”

2017年,该工厂收到了来自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赠送的近140种国际化妆品,指示该厂对产品进行分析以改进其自己的产品。

据环球时报报道,平壤化妆品厂的产品可谓琳琅满目,目前已有100多个系列,共300多种。这些化妆品价格还算合理,大多在几十人民币到几百人民币之间,其中有一款高端产品——售价为89500朝币(RMB617)的抗衰老护肤品。据称,该系列“一天平均能卖10套以上,一个月能卖300多套。因为效果好,口口相传,所以来买的人越来越多”。

平壤工厂声称其银河水系列与资生堂和香奈儿等奢侈品牌在稳定性、安全性、使用感觉以及使用效果四项对比指标上“并驾齐驱”。其总工程师李善姬表示,Unhasu产品的表现优于香奈儿,主要是因为“产品含有丰富的动植物提取物,十分安全。”

厂里的销售员李玉今表示,厂里生产的商品在商店和厂区内都可以买到。不过,工厂里设有皮肤诊断室,会用专门的仪器帮助客户检测皮肤类型,并给出该使用哪种化妆品的建议。在被问到国家是否会给民众分配时,李玉今的回答很巧妙:“我们是化妆品厂办的商店,不像那些百货店内卖的产品,我们售价非常低,很多人都会自行购买。”

△银河水牌化妆品

但根据高丽大学朝鲜研究系主任Sung-wook Nam博士的说法,大多数朝鲜女性买不起这些产品——这些产品是专为首都有地位的女性准备的——但朝鲜政府偶尔也会向忠诚的公民分发美容配给品,尽管是一些基本的肥皂和乳液。“朝鲜的化妆品通常会在某一个大日子分发给民众,比如金正恩或他父亲的生日,以及创始人日,以显示他的慷慨。”

化妆品如何为朝鲜带来革命

根据外媒Refinery29的报道,这几年,朝鲜境内有人通过走私将国外的化妆品、服装带入朝鲜境内。正是通过这种做法,许多朝鲜妇女第一次了解外面的世界,并对自我表达和魅力等外国概念着迷。这些来自韩国的产品,无论是非法口红还是被禁止的服装,都开始意味着对朝鲜政权的不服从。

朝鲜国家发行的杂志Choseon Ryusung要求女性的头发必须是中长或短,衣服必须适度且宽松,任何外国潮流或风格都是严格禁止的。“服装必须符合社会主义的生活方式。”书上写道,朝鲜“必须强烈反对那些选择以他们想要的方式穿任何衣服的人。”这包括某些化妆品和珠宝,指甲油和任何种类的染发剂。

金正恩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公民应该享有的权利范围——公民可以学习什么样的信息,以及他们如何照顾自己和他们的外表等等都受到影响。不遵守这些外貌规定的人会直接在大街上被训斥,比如头发被剪断或者衣服被剪破。

△朝鲜美发沙龙宣传金正恩批准的款式

“很难相信政府对人民的控制程度。”朝鲜自由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Hannah Song表示,该公司是一家在首尔和洛杉矶设有办事处的非营利组织,帮助叛逃者并编写研究结果。2500万朝鲜人中很少有人能够成功叛逃,据估计,每年只有不到2000人能够安全地进入大韩民国。

非法商品是反叛的工具,但并不止于此。就业是由那些化妆品创造的,有些自学成才的人通过化妆来谋生,他们购买化妆品并为婚礼、新娘和新郎家庭的第一次见面以及60岁生日派对这样的大事提供化妆服务。化妆品或美甲用品为女性自食其力打开了一扇门,否则她们就没有收入来源。

“这是他们找到自己才能的机会,在黑市商品涌入之前,这样的工作甚至没有名字。由于走私者带来了这些产品,朝鲜现代化了。”一位走私者Danbi Kim(丹比)说道,他的哥哥因为走私被抓,她再也没见过他。

改变的愿望以及允许个人表达的走私产品,创造了共同不服从的完美风暴。“每当政府禁止某些事情时,我总是做得更多。”一位逃到韩国的27岁女性Jessie Kim(杰西)说道,“如果我们被告知不要染发,我们会染发。如果我们被告知不戴耳环,我们想戴更多的耳环。我相信这些是被禁止做这些事情的心理影响。”

很少有人会认为时尚或美妆可以解放朝鲜,但杰西指出,它像一种入门毒品,让年轻人接触到表达和自由的信息——这是无价的。“人们获得的美容信息越多,接触到外国信息的人就越多。”她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人们意识到政府传播的信息是错误的。”

26岁的Noel Kim(诺尔),作为一个在北部边境城镇Onsong长大的青少年,她的第一个反叛行为是染头发,虽然只是染成了黑色(原来就是黑发),但对她来说,引起注意不是重点,她只是想告诉她的同龄人她已经做到了。“这只是为了炫耀染了头发。”她说。一旦诺尔看到其他人也这样冒着风险做同样的事,她就有勇气迈出下一步。她说:“它起源于一两个人,但当它变得越来越大,政权再也无法控制它了。”

共同的不服从可能会使朝鲜真正发生变化:一个希望是,如果每个人一点一点地违反规则,并且一致同意,政权将被迫松开它的掌握。千禧一代推动着这种变革的发生。但即使千禧一代对政权施加压力,并为国家开放边界而斗争,来自韩国的任何东西仍有可能被禁止入境。

K-Beauty vs NK-Beauty

化妆品只是朝鲜和韩国国际比赛的最新焦点。“韩国的K-beauty对金正恩政权和对该制度的控制构成威胁。” 高丽大学朝鲜研究系主任Nam博士说道,“朝鲜政权很难完全阻止韩国的K-Beauty,因为这是一种非常令人上瘾的氛围。”

△Nam博士的一名研究生将朝鲜化妆品偷运到首尔进行研究

除了韩流的助推,还有K-Beaut这几年在全世界的发展。首尔梨花女子大学国际研究助理教授Hannah Jun博士谈到了韩国的K-beauty策略:“幕后有很多事情发生。”她甚至假设金正恩的最新冒险可能是对K-beauty的直接反应。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他参观了朝鲜的化妆品生产工厂,为该国的化妆品创新带来了兴奋。

“他们看到了韩国公司和化妆品以及K-Beauty的成功,不仅仅是在国内,而是在全世界。”她说,“相对而言,参与化妆品的入门门槛较低,因此我认为他们可能有机会。”

Nam博士补充说:“金正恩的目标是将这些产品出口到世界各地,但这很有可能不会实现,至少在制裁解除、质量提高之前不会。这些产品本身也有问题:我们尝试的大多数产品都是稀稠的或分开的,带有强烈的食用级人参的味道,而且人参的规格也不一致。”

朝鲜化妆品在中国市场的机会

复旦大学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勇在接受该机构采访时表示,朝鲜的天然美女在促进中国人对朝鲜化妆品的兴趣方面发挥了作用。

目前春香和银河水这两个品牌的化妆品在国内淘宝上有售,不过都是一些店址位于延边、丹东等地的C店在售,国内的媒体也经常提到这两个品牌是朝鲜顶级品牌。

春香的生产工厂位于边境地区——从朝鲜回来的游客经常会在小红书上提到这一品牌。《环球时报》援引专家的话说,朝鲜化妆品行业“一旦面向中国开放,可能会从中国获益良多”。

由于朝鲜的封闭,我们对这个国家的化妆品市场、女性使用化妆品习惯、化妆品成分、化妆品科研实力等等都还没有深刻的认知,不同于朝鲜人对自己产品的夸奖,韩国人对朝鲜化妆品的评论十分严苛,不知这是否带上了国别偏见,期待中国工程师对朝鲜化妆品的研究,欢迎在下面留言发表你的看法~

消息来源| qz、globalcosmeticsnews、nknews、kfausa、refinery29

图片来源| 同上、小红书截图

责任编辑:木头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
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2704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