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一场参与式艺术实验现场,重塑所有关系

点赞 收藏 来源:jumeili
一场参与式艺术实验现场,重塑所有关系

无界之宴,这里的一切与你有关。

曾经,享誉全球的浸没式戏剧《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落户上海之后,在整个戏剧圈掀起过不小震动,时常火爆到一票难求。

今日,对于感受过“戏游2:无界之宴”的人们来说注定也是个“不眠之夜”。因为大多数人都还沉浸其中。

近10000平方米的场馆,120分钟的开放式剧本,而你是主角,是剧本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戏游2:无界之宴”由MD The Art Lab发起人崔晓红担任总策展人,特邀国内知名设计师、独立策展人姜剑担任执行策展人、创意总监,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艺术与科技专业教授、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参展艺术家费俊担任联合执行策展人,中国青年剧作家尚垒担任编剧、策展顾问。

除了《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的主创之一——Conor Doyle,法国摄影艺术家Damien Dufresne、来自土耳其的科技与艺术跨界新媒体工作室OUCHHH、日本艺术家大西康明、德国艺术家Tobias Gremmler、南音传承人蔡雅艺、当代装置艺术家David Spriggs、新媒体艺术家田晓磊、“大脑骇客”Anson Chen、声音艺术家陈睦琏、设计师与策展人Henrik Vibskov、独立服装设计师白莫媞等16位国际知名艺术家都参与了本次展览创作。

“从策展思维方面来说,我们既希望大家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的美感与意境,也想探讨在这个时代和语境下,技术与人类个体以及两者所在的生活存在何种关系,而两者的内在和外部是如何互相映射与影响的。”晓红姐这样解释让多个优秀的中外艺术家联手的原因。

一场参与式艺术实验现场

“戏游2”使用的场地——中国上海东岸·民生艺术码头在艺术圈有很高声誉,其近10000平方米的空间是“戏游1”场地的近三倍。并且场地建筑几乎不做任何改动,保留历史建筑的原本风貌,同时又能看到重新利用后所注入的新能量。观众在参展的同时也能欣赏到北侧黄浦江以及整个民生码头的壮丽景观。

而这次艺术展更大的突破和跨越还在于:第一次面向公众开放售卖门票;第一次挑战如此大面积的场地;第一次连续开放10天这么长时间……

更大的场地和更多的人则意味着现场更加不可控,不能预估。但这正是主办方想要的——这一次观众将以全新的体验方式全程参与现场——摒弃静态观展的局限,摆脱既定剧本的强势,在与演员和作品的互动中打开自己的感知和想象。

据了解,“戏游2”糅合了浸没式戏剧与当代艺术的多种艺术语言,包括戏剧、舞蹈、行为、南音、彩妆、装置、声音、影像、新媒体等等。

如果“戏游1”的形式是首个彩妆浸没式体验剧,通过“浸没式”的方式,通过设置大量交互式的体验方式,让你感受到——你才是这个戏的主角。

那“戏游2”则是邀请观者以物理性“身体”参与场域之中,以“在场性”、“参与性”、“互动性”打破被堆砌的图像性经验与传统的展览观看形式,是一场120分钟不间断的参与式艺术现场。

无界之世界,重塑“关系”

此外,展览期间观众还可以通过戏幕、戏谈、戏说、戏访,在艺术展实景现场,与主创艺术家们共同创作,且全新即兴创作的6场近距离的实景工作坊;聆听艺术圈专业学术专家共创的6小时的学术论坛。

“从‘戏游1’到‘戏游2’,我们坚信的是要有更多的接触、要有实际的参与以及要有一条叙事线来引领大家。”晓红姐解释说,“那些被动式的、宣告“权威”式的展览正面临改变。我们要拥抱各种创作形式,也要把“权力”交还给观众。”

倒置的麦田、漂浮在水中的木板、梦幻的月光,从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世界出逃,滑下5米高的滑梯,跌入色彩的狂欢,在这个“无界之世界”营造的极度迷惑中体验作为人“活着”可能感知的情绪变化。

如果你认真投入,你会在一个个充满意外的世界中触发自身的本能感知。120分钟里,从最初的“害怕”“不敢探索”“不知所措”,到后来“兴奋”“渴求”,犹如赶早高峰地铁一样追着演员跑,急切伸手与演员互动,观众的感知也在逐渐被打开。

“这场展览的核心词汇是“关系”——人跟人、人跟技术、技术跟技术之间的关系,我们都将借助展览一一重塑。在此过程中,我们期待大家能感受它、体验它、唤醒它。”崔晓红解释说。

因此,在写这篇文章时,我刻意避开了许多场景,尽量避免剧透。因为未知、兴奋、刺激、紧张,也许才是你进入东岸·民生艺术码头之前最好的状态,正因为此,你能够真正“浸入一场真实的梦境”。

跟随着自己的心意去选择,凭着自己的直觉去寻找,每一个观众解锁的都是不同的视角,也是不同的人生。

探寻美的本质

除了MD The Art Lab发起人、“戏游2”总策展人的身份外,崔晓红另外一个众所周知的身份是玛丽黛佳创始人。

“我一直在做彩妆行业,它的本质是创造美和传递美。我觉得艺术展也是如此。”也许因为对色彩的熟悉,崔晓红对艺术展也有与身俱来的优势。

同时,艺术也反哺崔晓红的彩妆事业,让其对彩妆和品牌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如今,更多人更看重彩妆和自己的关系,它需要实质性的体验和互动。”

“每个行业都需要拥抱新事物。无论是做品牌,还是做展览,我都希望做与别人不同的事,这就是所谓的“差异性”,这种差异能确保你的独特性。大家对彩妆品牌的认知普遍停留在色彩、妆容、个性,这其实是很浅层的、偏重外在和风格层面的认知。事实上,彩妆的核心是创造美和传播美。我希望它能够真正地从逻辑里、从核心内部开始推动,而这正是艺术能够推动的。”

在这个人人都是“网红打卡”的时代,崔晓红想要以展览的形式,让公众重新寻回个性,发现“美的本质”。

与崔晓红一样,玛丽黛佳也再以自己的方式发声,用艺术和产品告诉公众什么是个性美。比如举办玛丽黛佳越域精神艺术展,比如支持赞助草间弥生大展等艺术展会等。

你也许会问,玛丽黛佳花费如此不菲的人力、物力、财力值吗?

这恐怕短期内还给不了答案。艺术本不是可以立竿见影,产生实际效用的工具。可以肯定的是,当下的化妆品行业,只有崔晓红会这么干。

在展会开始前,崔晓红发朋友圈“了不起的戏精们”,而这份荣誉又何尝不属于玛丽黛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