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上半年化妆品行业十大离职高管,他们都去哪了?

点赞 收藏 娅菲
上半年化妆品行业十大离职高管,他们都去哪了?

高管变更往往跟集团战略有关。

近日,The Body Shop宣布了多项重要人事任命,有4位高管进行了人事变动。几乎同一时间,露华浓也宣布,该公司首席运营官辞去了他的职位。记者统计发现,这段时间各大国际集团高层变动颇为频繁,下面记者就来盘点一下近期行业内各大集团高管的去与留。

时间:2018年7月

人物一:Chris Peterson

离职时职务:露华浓首席运营官

前几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文件显示,Chris Peterson已辞去露华浓首席运营官一职。有消息透露,他在公司的最后一天是7月31日。

Chris Peterson是在2017年4月被前露华浓首席执行官Fabian Garcia聘用,在露华浓任职期间,Chris Peterson负责监督该公司的全球供应链、金融和信息技术业务。在此之前,Chris Peterson曾任Ralph Lauren(拉夫•劳伦)和宝洁的高管。

时间:2018年7月

人物二:Domenico Trizio

离职时职务:欧舒丹董事总经理

同样在2018年7月中旬,去年被巴西美妆集团Natura收购的The Body Shop宣布了多项重要人事任命。

Domenico Trizio被任命为新的首席运营官,Lionel Thoreau则出任全球品牌总监。

时间:2018年7月

人物三:Lionel Thoreau

离职时职务:欧舒丹全球经济增长总监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两位均来自竞争对手欧舒丹,此前分别为欧舒丹的董事总经理和全球经济增长总监。近年来,欧舒丹已经展示了美容行业的知名零售商如何利用技术,零售体验,传统和强大的营销来重塑自我,以吸引千禧一代的客户,看来The Body Shop也需要做到这一点。

   

除了前欧舒丹高管外,该公司还任命The Body Shop的首席营销官Elen Macaskill担任全球客户总监的新角色。与此同时,Amy Liddy成为该连锁店的新全球财务总监。 四项任命均直接向The Body Shop首席执行官David Boynton报告。

The Body Shop更换了四名高层,而拜尔斯道夫高层也同时离职了两名高管。

时间:2018年6月   

人物四:Stefan F. Heidenreich   

离职时职务:拜尔斯道夫CEO   

2018年6月,拜尔斯道夫公司CEO——Stefan F. Heidenreich主动辞职。据了解,Heidenreich已经是今年第二位该公司递交辞呈的高管,CFO Jesper Andersen也于6月离职。

Heidenreich在管理品牌和品牌商品公司方面有大约25年的国际经验,曾担任多个领域公司的高层,如宝洁(Procter & Gamble)、英国的跨国消费品公司利洁时(Reckitt & Benckiser)和世界上最大的大众传媒公司之一贝塔斯曼(Bertelsmann)等。

2012年4月,Stefan Heidenreich加入拜尔斯道夫,负责公司发展、内部审计、供应链(采购/生产/物流)等环节,在任期间专注于核心品牌(尤其是妮维雅和Tesa)和国际扩张。

时间:2018年6月   

人物五: Jesper Andersen   

离职时职务:拜尔斯道夫CFO   

CFO Jesper Andersen是于2015年6月加入拜尔斯道夫的,在该公司期间,他管理包括所有财务职能、保险和风险管理、投资者关系、IT、并购等业务,并与监事会及其委员会保持密切的工作关系。在此之前,他曾担任高露洁北美分公司财务主管。

时间:2018年6月   

人物六:Jill Scalamandre   

离职时职务:科蒂护肤首席营销官   

同样在6月,资生堂也有了人事变动。资生堂旗下品牌Bare Escentuals上任了新的总裁。

Jill Scalamandre是在2016年7月加入资生堂集团,入职时被资生堂集团任命为全球卓越化妆中心总裁。此前Jill Scalamandr曾担任过Coty的护肤首席营销官和philosophy的高级副总裁。

拥有Bare Minerals品牌的Bare Escentuals是2010年资生堂斥资17亿美元收购的。该品牌于1976年由Leslie Blodget女士创立,是矿物彩妆的革命先驱。不过,并购后的Bare Escentuals并没有给资生堂带来预想的效果,反而业绩低迷。 此次Jill Scalamandre担任Bare Escentuals总裁,资生堂美洲区首席执行官Marc Rey表示:“根据以往Jill Scalamandre的表现,我们的团队在重要举措能够加强品牌战略,定位以及全方位激活消费者。”

时间:2018年7月   

人物七: Jean-Marc Plisson   

离职时职务:资生堂Beauty Prestige集团总裁   

2018年7月22日最新消息透露,资生堂Prestige集团总裁Jean-Marc Plisson将前往皮肤护理品牌Tatcha担任首席执行官。

据消息人士称,Plisson将于9月中旬加入Tatcha,8月31日结束时间。在资生堂, Jean-Marc Plisson于2016年10月率领新创立的Beauty Prestige集团,他一直在监督公司的设计师香水资生堂和Laura Mercier。在加入资生堂之前,他是Fresh Inc.的全球首席执行官。

此外,资生堂任命的还有首位全球香水部门总裁。

时间:2018年5月   

人物八: Isabelle Gex   

离职时职务:Stratlux公司 CEO   

2018年5月底,资生堂集团宣布,任命 Isabelle Gex 为集团新成立的全球香水部门总裁。

在加入资生堂之前,Isabelle Gex 于2017年创立了一家法国公司 Stratlux,并担任 CEO。该公司专门从事奢侈品、时尚和艺术领域的创业指导。在2001年至2017年期间,Isabelle Gex 供职于 LVMH 集团,离职前担任香水和化妆品部门并购高级执行顾问。在此之前,她还曾任 Chanel 香水和化妆品部门国际营销总监。

在资生堂,Isabelle Gex 将负责 Dolce&Gabbana、Narciso Rodriguez、Issey Miyake、Elie Saab、Zadig&Voltaire、Alaïa 和 Serge Lutens 等品牌的授权香水业务。

时间:2018年5月   

人物九:Pietro Beccari

离职时职务:Fendi公司CEO

同样在5月底,前 Fendi CEO Pietro Beccari 正式接任 Sidney Toledano 成为 Dior 董事会主席兼 CEO。从2012年Pietro Beccari 开始担任Fendi CEO一职,并在帮助Fendi品牌提升奢侈品格调和属性方面做出贡献,比如在罗马开出Palazzo Fendi全球旗舰店,更将业务拓展到奢华酒店及餐厅业务,让Fendi成功转型成为一个奢华生活方式品牌。

除了上述高管变动之外,值得注意的还有,今年雅芳迎来了近20年的首位男性 CEO。

时间:2018年2月     

人物十: Jan Zijderveld       

离职时职务:联合利华欧洲区域总裁        

2018年初,雅芳宣布,将任命前联合利华(Unilever)欧洲区域总裁 Jan Zijderveld 接替 Sheri McCoy 出任 CEO 职位,任命立即生效。Jan Zijderveld也成为了雅芳集团自1999年以来的首位男性 CEO。

   

Jan Zijderveld 是联合利华的一位老将。1988年,刚刚从大学毕业的他就加入了联合利华,有近30年的工作经验。他曾担任联合利华旗下食品公司 Hellmann’s 东南亚和澳大利亚业务部门以及中东和北非业务部门高层职位。从2011年起,他曾担任联合利华欧洲区域总裁,并且是执行领导委员会的一员。

回顾近几个月各大集团的高管人事变动情况,我们发现:

高管变更作为一项集团内部发生的重要的管理活动,往往与集团的战略有关。变更集团高管,往往希望他们或能够预测组织未来的发展方向,或能够改善集团的业绩状况。并且,高管的绝大部分工作属于战略性工作。

我们可以发现,有时候高管的变更常常“拔起萝卜连着坑”,变动起来往往不止一个岗位。对于集团来说,配合战略的组织变动,或者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