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5575

全球日化巨头都在买买买,哪些牌子入了他们的眼?

点赞 收藏 伊姐
全球日化巨头都在买买买,哪些牌子入了他们的眼?
聚评 这是一份具有鲜明性格特点的巨头收购清单。

外部并购,已成为全球日化巨头为自己输送新鲜血液、保持创新动力的常规行为。不管是欧莱雅、宝洁,还是雅诗兰黛、资生堂等,都不乏巨额收购或者投资某个小众品牌的新闻。不过在“买买买”的道路上,它们偏向各不相同,愿意为之掏钱的对象也不一样,而能入他们“法眼”的公司也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资生堂:就爱买“科技”

从2017年到现在,资生堂一共完成了4笔收购,除了2017年3月的一笔对纽约全包式创意公司 JWALK的收购外,其余3个都与新科技公司相关。

1. 2017年1月,收购粉底定制初创公司 MATCHCo,业内估计收购金额超过 10亿日元(近千万美元)。

MATCHCo由美妆定制方面的专家 Dave Gross、Andy Howell于2013年创立,拥有专利技术。MATCHCo 用户可通过智能手机 App评估肤色,而后就能购买单独调配、适合自己的定制粉底,每瓶售价 49美元。现如今,MATCHCo App 在美国的下载量为15万以上。

2. 2017年11月,将人工智能创业公司 Giaran收入旗下,收购金额不详。

Giaran于2016年在美国东北大学的协同媒体学习实验室诞生,创始人包括数位科学家和世界知名 AI 专家 Raymond Fu。Giaran 受计算机视觉、大数据、增强现实等 AI 技术驱动,拥有包括虚拟试妆、教程、颜色匹配、个性化推荐、虚拟卸妆、面部追踪、肤色检测等技术,均可应用于手机、平板和电脑端,及配备全高清增强技术的智能镜。

3. 2018年1月,新创公司Olivo Laboratories加入资生堂集团,双方没有公布交易金额。

Olivo 由多位知名科学家创办,如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工程的 Dan Anderson 和 Robert Langer 教授、麻省总医院的 Rox Anderson 医生等。

Olivo发明了“Second Skin第二层皮肤”创新技术,利用该技术制造的乳液涂抹在皮肤上,能够很快形成一层类似于年轻皮肤的薄膜,在抗皱领域有相当意义。

△“第二层肌肤”技术展示

其联合创始人Robert Langer 教授表示,第二层皮肤十分安全,其力学特性能很好地适应人体轮廓,覆盖在皮肤上不会改变外貌,牢固的特性也让这层皮肤不会轻易脱落。资生堂指出,这项技术同时适用于护肤和美妆产品。

除了以上收购案例,资生堂在2018年3月发布了新三年计划,着重强调数字化和新技术。在继续加强电商业务的同时,集团还会投资270亿日元打造一个集成IT和集中化数据平台。

资生堂总裁兼 CEO 鱼谷雅彦表示,未来,资生堂将面向高端品牌、新技术和新业务,寻找更多收购对象……

欧莱雅:买品牌和外部孵化一个都不能少

欧莱雅在2016年有个业界知名的收购案例,就是花12亿美元买下IT Cosmetics,这个由记者Jamie Kern Lima创立的高性能彩妆品牌在社交媒体上很火。根据Listen First Media的数据,IT Cosmetics的相关视频已经在YouTube上出现了840余万次。在facebook上的分享量则达到了每天3600次。

1. 2017年1月,欧莱雅一口气买了Valeant公司旗下的三个护肤品牌CeraVe,AcneFree和Ambi,收购金额为13亿美元。

CeraVe主打高端护肤,有洁面、保湿、防晒、修复产品以及一个针对婴儿的产品系列,是美国市场成长最快的护肤品牌之一,在2015-2016年的平均增长率超20%。

而AcneFree在全美销售,并分销非处方类清洁产品和痤疮治疗药物;Ambi则面向多文化背景的消费者分销定制类护肤产品。这两个品牌都通过药房、大众零售商和精选网上商城进行分销。

2. 2018年3月,同时收购ModiFace——一家专为化妆品行业提供增强现实技术的供应商,与韩国美妆品牌3CE的母公司Stylenanda。前者金额不详,后者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交易价格在 4000 亿韩元(约合 3.75 亿美元)左右。

ModiFace由多伦多大学教授Parham Aarabi 在2007年创立于多伦多,公司拥有70名工程师、研究人员和科学家,注册了30多项专利。

ModiFace 专注于将增强现实(AR)及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美妆行业,已经推出3D虚拟试妆(如口红、眼影等)、皮肤诊断等多个美妆AR技术。今年1月,欧莱雅联手 Modiface 推出AR虚拟染发体验 APP——Style My Hair。这是欧莱雅收购的首个非美容品牌。

3. Stylenanda的创始人是金素熙,2004年公司成立时,她还在商学院上学。Stylenanda在韩语中的意思是“有型”,最早依托首尔的东大门批发市场,以在线服饰零售起家。

2009年,Stylenanda推出彩妆品牌3 Concept Eyes,后更名为3CE。现在,3CE的产品范围涵盖了彩妆、护肤和身体护理产品,被称为“亚洲的Glossier”。近两年,3CE的业绩占比超过了服饰。2017年上半年,化妆品销售占比69%,而服装占比仅为27%。

欧莱雅透露,Stylenanda 2017年的销售额为 1.2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9.7亿元)。

4. 收购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欧莱雅也很喜欢外部孵化。2016年5月,欧莱雅与英国孵化器公司Founders Factory共同推出美妆加速器计划,在2017年初选择了定制化天然护肤品公司InsitU、可将设计打印到指甲上的美甲技术公司Preemadonna、连接品牌与社交媒体达人的Tailify、美妆交流社群Veleza和零售商服务商Cosmose 5家公司加入计划。

2017年10月,美妆加速器进入第二阶段。加拿大初创公司Sampler、美国初创公司Riviter成为计划中的新晋成员。Sampler主要帮助品牌通过更高效、更具针对性的方式来管理和衡量品牌的产品取样策略;而Riviter 提供视觉搜索引擎服务,利用AI技术识别图中产品,将其与线上商品匹配,检测精确位置和产品属性。

同时,欧莱雅与全球最大的初创企业孵化园区STATION F达成战略合作,将美妆加速器设立在该园区内,并为园区内的 62个工作站提供资金支持,以及为部分美妆和营销领域的初创企业提供支持……

宝洁:偏爱迎合“天然”潮流的品牌

虽然是全球第一大日化巨头,但受制于之前的品牌“瘦身”计划,宝洁这几年在收购上的步调,远没有竞争对手激进。

1. 2017年11月,宝洁收购了香体露品牌Native Deodorant,收购金额为1亿美元。

Native 总部位于旧金山,由 Moiz Ali 于2015年推出,主要销售不同味道的男女款香体露。Native的产品成分天然环保,采用直销模式拓展市场。

Ali表示,在 Native 网站上有超过4000个产品评论,每天有超过 100万人使用Native香体露。目前的年销售额约为2500~3000万美元。

2. 2018年2月,新西兰天然皮肤护理品牌Snowberry加入宝洁集团,据新西兰媒体Herald援引匿名消息源报道,这笔交易价值数千万美元。

Snowberry 由新西兰化妆师Soraya Hendesi创立,主打抗老化护肤。品牌旗下包含面部和身体护肤品,其产品成分不含硫酸盐、人工色素、硅树脂或乙二醇等石油化学品、防腐剂等非天然配料……

联合利华:主要弥补自己在美妆市场的“短板”

和老对手宝洁比起来,联合利华的产品线里面,护肤、美妆和男士理容都偏弱,所以你会看到联合利华这几年的收购都在弥补这块儿短板,这也是它在2016年以10亿美元买下 dollar shave 引起行业轰动的重要原因。

1. 2017年5月,收购拉美消费品公司 Quala 旗下个人和家庭护理品牌,没有公布交易金额。

Quala创立于1980年,旗下拥有护发和皮肤清洁品牌 Savital/Savilé 、男士护发和造型品牌eGo 、护发品牌Bio-Expert 、口腔护理品牌Fortident和 织物护理剂品牌Aromatel ,2016年的销售额为 4亿多美元。

联合利华表示,Quala在10个拉美国家拥有很高的市场份额,比如Savital/Savilé是哥伦比亚销量第一的护发品牌。

2. 2017年6月,买下高端美妆品牌Hourglass,业内预估收购价为2.5—3 亿美元。

Hourglass 由美妆专家 Carisa Janes 创办于2004年,定位高端。其产品以创新闻名,包装奢华,作为彩妆产品还带有一定的护肤功效。2017年,Hourglass的年销售额在7000万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4.6亿元)。这是联合利华首次进军高端彩妆领域。

3. 2017年9月,韩国珂泊亚化妆品集团(Carver Korea)被联合利华收归旗下,收购金额为22.7亿欧元。

△AHC品牌产品

珂泊亚集团成立于1999年,初创阶段为韩国的美容沙龙提供专业产品线。如今在韩国已成为仅次于爱茉莉太平洋和LG生活健康的第三大化妆品公司,旗下知名品牌有AHC。集团2016年的销售额达3.21亿欧元,约为2015年的3倍,税前财务利润达1.37亿欧元。

4. 2017年11月,再买下美国个人护理用品公司Sundial,没有公布交易金额。

Sundial成立于1991年,创始人为利比里亚移民Richelieu Dennis。公司旗下目前拥有SheaMoisture、Nubian Heritage、和Madam C.J. Walker 等护发和护肤品牌。

联合利华指出Sundial 2017年的预期收入为2.4亿美元。这是联合利华瞄准美国非裔消费者的一笔收购……

雅诗兰黛:最具代表性的是瞄准千禧一代的“ins”风品牌

1. 2016年11月,彩妆品牌Too Faced 被雅诗兰黛花了14.5亿美元收购,这是雅诗兰黛集团历史上金额最大的一笔收购,在业界非常受关注。

Too Faced 由雅诗兰黛前员工Jerrod Blandino和Jeremy Johnson创立于1998年,非常善于利用社交媒体带动销售,快速提供品牌盈利能力。它在Instagram上有780万粉丝,同时也是Facebook上粉丝最多的化妆品品牌。

2. 2017年6月,雅诗兰黛投资了美妆类初创公司 Deciem。这家公司在2013年成立,创始人为Brandon Truaxe 。Deciem迄今已推出 10个不同的品牌,均在“原料成分”上有独到之处,旗下知名度最高的品牌是“成分党”钟爱的The Ordinary 和抗衰老的 Niod。

Deciem主打针对千禧一代的“机能美容”,它的创新型多品牌战略源自其垂直集成结构,公司有自己的实验室、工厂、电商网站、零售门店和营销结构,能够快速瞄准机遇,创造和孵化新品牌。Deciem在2016年实现了 12.5 倍的超快增长。业内人士推测,其年销售额约为 3000万美元……

LVMH:自然还是高端奢侈为主

1. 2017年3月,LVMH集团收购了独立香水品牌Maison Francis Kurkdjian 的多数股权,收购金额不详。

Maison Francis Kurkdjian 由调香师 Francis Kurkdjian 和品牌 CEO Marc Chaya联合创办于2009年。品牌倡导“整体”的香氛理念,被称为“香水衣柜”,旗下有沐浴香氛泡泡、纺织品洗涤剂等各类香氛产品,其中香水的售价高达 1200欧元/70 ml(约合人民币 9000元)。其2015年销售额约为2500万美元。

Francis Kurkdjian 是当今最知名的调香师之一,为各大设计师品牌创造了40多款香水。2008年,他被法国政府授予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

2. 2017年4月,LVMH 的 Bernard Arnault 家族集团以 120亿欧元收购小股东持有的 Christian Dior 集团 25.9%股权。当前,Bernard Arnault家族持有Dior集团的74%股份。这次收购后,LVMH将同时拥有Dior的时装、香水和彩妆部门……

尽管买买买的风格不同,但目的都为了布局未来年轻市场,未来争夺战会越来越激烈。

注:本文为“全球时尚消费品行业·千禧品牌争夺战”系列报道文章之一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