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正文
4721

#盘点2017 你不得不知道的2017年行业8件大事

点赞 收藏 木头
#盘点2017 你不得不知道的2017年行业8件大事
聚评 总结过去才能更好地把握未来。

过去的一年中,行业里发生了许多变化,今天我们就来回顾一下2017年行业都发生了哪些事。

一、上市回暖

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本土品牌的上市之路一直都不太顺利。但在2017年,行业却赢来了一股令人欣慰的“上市暖流”:拉芳珀莱雅、名臣相继IPO上市,御家汇过会,多家化妆品线上运营商也加入上市风潮。

3月13日,拉芳家化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A股主板市场上唯一的民族洗护发企业,同时也意味着拉芳成为近13年内第一家成功登陆A股主板的民族日化企业。

随后11月15日,珀莱雅正式在上交所公开发行股票,成为当之无愧的A股美妆“第一股”。同一天,御家汇登录深交所创业板的上会审核并获通过。紧接着12月份,洗护企业名臣健康正式挂牌中小板。

而值得推敲的是之前上市多次受阻的本土化妆品,今年显得格外顺利:拉芳家化上市前前后后历经数年,从更新招股书到过会用时1个多月;珀莱雅从更新招股书到过会用了11天;御家汇更加,4月21日发布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 11月7日,提交了更新后的招股书后几乎一个星期即审核过会。不难看出资本市场在监管层面对本土日化企业的态度的微妙变化。

因此,整个行业也展现出对上市的信心与期待。已经发布过招股书的丸美、毛戈平、丽人丽妆不用多说早就摩拳擦掌,其他不少企业也表现出上市的野心,如上美、高姿韩后等。

借此契机,聚美丽、磐缔资本和上海财经大学联合举办了“美丽投资新时代——首届中国化妆品企业家论坛”,主题为《IPO开闸后化妆品行业的机遇与挑战》。我们邀请了葛文耀、王茁、方玉友、张楚标、吕义雄、陈海军、严明等行业大佬共同讨论上市给行业带来的影响,并签署了《大国品牌与国民精神风貌提振计划》和《美妆行业双创活动支持计划》。(会议专题请戳《美丽投资新时代 ——首届中国化妆品企业家论坛》

二、收购潮

除了上市暖流,资本对化妆品市场的影响还体现在各大收购案上。聚美丽曾对近两年各大美妆巨头的原创品牌做过盘点,发现原创品牌屈指可数(详情请点击《收购大潮下 十大美妆巨头近两年的原创新品牌尝试》)。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大企业主要通过并购来获得新的增长点。

前几天,上海永久拟56亿收购膜法世家母公司上海悦目的事件刷爆朋友圈。

在过去的一年中,许多大企业依旧不停地买买买。以联合利华为例,已经收购了Savital/Savilé、Hourglass等多个品牌(有兴趣可点击《2017年被联合利华收购的化妆品品牌》)。除联合利华之外,欧莱雅、雅诗兰黛、LG等多个外资企业也都补充了新鲜血液。

此外,这些大企业也通过出售品牌进行业务的调整。6月,欧莱雅旗下英国天然美容品牌The Body Shop卖给了巴西最大美妆产品生产商Natura Cosméticos SA;ABLE C&C株式会社会长Seo Yeongpil将其持有的谜尚股份的87%转让给投资企业Venus One;汉高收购资生堂旗下专业美发公司Zotos加码洗护……

另外,近年来,随着本土企业实力越来越强,也有本土企业开始尝试通过收购来扩大品类,前有上美集团收购韩粉世家,今年丸美也收购同为彩妆品牌的恋火,以便开发彩妆品类;上海家化收购婴幼儿护理用品公司 Cayman A2,Ltd.100%的股权,布局母婴市场……

可以发现,被收购的品牌往往拥有能打动新一代消费者的出色内容制造能力,在产品、营销或者定位上别具一格。加上外部市场环境的不断变化,收购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潮流。

而聚美丽也通过自己的方式找到了一批内容制造能力很强的品牌,如不娘的男士护肤品牌anymood,首创儿童艺术彩妆品牌Honney winnie,智能美甲品牌自主艺术等。这些都是在创·酷品牌孵化营为期3个多月,在50多个团队中脱颖而出的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获得首届创·酷品牌孵化营金奖的项目“自主艺术”在复赛期间就与丹姿集团正式达成战略投资合作,并在大会现场签约,使孵化营打通了酷品牌培训、创业、融资的完整闭环。作为中国化妆品行业首个项目孵化与产业加速平台,聚美丽再一次创造了行业又一个第一次。

三、物竞天择 人事多变动

2017年3月,119岁的上海家化迎来了首位女掌门人张东方。曾在维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CEO)、在快消品行业干了二十多年的张东方的加入让家化再次成为行业焦点。

人来人往,物竞天择一直是职场不变的定律。在过去的一年中,无论是外资大牌还是本土企业都有不少人事变动。

一方面,本土企业依然吸引不少外资品牌的人才加入。如一向主张“引进人才”的上美集团,在开年后就吸引了原日本资生堂国际部任职高级经理矢作剛 Yahagi Go(中文名罗刚)出任日本红道株式会社CEO,之后又吸引前欧莱雅(中国)CS渠道总监李雅璞、前欧莱雅中国彩妆艺术总监陈静等来到上美,前一阵子又让原欧莱雅副总裁鲍燕悦正式出任上美公司CEO。

值得一提的是,原相宜本草总裁严明以及原丸美事业部总经理陈浩在化妆品行业兜兜转转几年之后又重新回到原企业担任要职,不知道会为企业带来怎样的改变?

不管离开还是回归,总是希望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平台,无外乎“利”和“义”。而2017年年末,霸王就因为利益分配问题上演了一场争夺战。12月底,霸王创始人万玉华在港召开记者会宣布,因与丈夫兼合伙人陈启源(即霸王国际主席兼执行董事)关系破裂,入禀地区法院申请离婚,并要求法院将霸王国际的控股公司Fortune StationLimited(下称FS )清盘,把控股公司的资产变卖,分发给股东。一场创始人的之间的纠纷让行业一片唏嘘。

四、外资在华:竞争持续升级

庞大的中国市场已经吸引许多外资品牌。2017年,外资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动作也没有减少。

动作之一就是开店。3月,植村秀(Shu Uemura)在香港开出了全球首间概念专柜,紧接着5月份便在上海开出了全球首家概念店,以吸引年轻消费群体。

已经在中国有一定消费群体的MAC在2017年5月23日也宣布正式入驻天猫,通过互联网真实还原了131种唇膏的色彩、质地,仅24小时内,多个色号断货,其中单支最高销售达6万支。

看上中国市场的不止MAC,9月初,资生堂集团旗下彩妆品牌 NARS 大陆首家门店也在上海来福士广场开业,试图用快闪店和虚拟试妆敲开中国彩妆市场大门。

有人欢喜有人愁。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大环境下,一些外资企业出现业绩缩水,包括在中国以内的市场均受到影响。宝洁CEO大卫泰勒也对外表示:宝洁一直把中国当成一个发展中市场,而实际上中国已成为全世界消费者最挑剔的市场。

过去一年中,多家包括宝洁在内的一些大集团在中国销售都有所下降,一些跨国连锁和超市日子也不好过。

在中国所有外资超市品牌中,韩国两大超市品牌乐天玛特和易买得可谓难兄难弟。在进入中国市场20年后,2017年5月31日,韩国易买得超市正式退出中国;因为在中国业绩十分惨淡、不堪巨额亏损,2017年9月15日,乐天也正式宣布将出售在华的所有超市。两者都没适应中国市场的节奏,而中韩关系持续紧张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同样是退出中国市场,日本化妆品公司高丝的原因截然不同。在中国消费者的品质意识加强的背景下,高丝将着重突出“日本制造”的基因,停止在华生产改销进口品。

日妆强调品质,韩妆以产品的快速迭代吸引消费者,都有我们需要学习的地方,希望本土企业早日找到合适的发展路径。

五、万众营销

说到营销,可能绕不开的品牌就是百雀羚。最近这两年,百雀羚逐步将焦点移至数字化媒体,几乎用遍了所有与年轻人有关的社交传播:如微博互动、直播、热点营销等,营销案例悬念故事《一九三一》、跨界故宫文化珠宝首席设计顾问钟华设计的东方簪及燕来百宝奁礼盒等不走寻常路的营销都给行业带来惊喜。

跨界营销如玛丽黛佳牵手KFC合作的“粉酷”主题店,春纪与快餐连锁品牌真功夫跨界合作,造了一个“春纪食材养肤节”等;另外如,欧莱雅携手艾克里里,组织了一场百人卸妆直播,“自然堂水光浴室”直播等又给直播增加了新内容……

不得不说,过去的一年营销无论在内容还是形式上都有新的突破。聚美丽之前做过相关的内容盘点,有兴趣可以点击《这33张照片 带你回顾 2017年化妆品品牌5大热门营销模式 》。

六、“无人”新零售

2016年年底,亚马逊宣布推出名叫 Amazon Go的概念店,用户扫描进店,自动结款,免去排队、支付的操作,为 “无人零售”这个概念做足了铺垫。

而从去年六月底开始,先是 “F5未来商店”获得了3000万元的A+轮融资,紧接着,“缤果盒子”宣布已完成A轮融资,金额超1亿元;传统零售品牌娃哈哈大笔一挥,和深兰科技签了份 “3年10万台,10年百万台”的单子,联手蚂蚁金服推出take go无人店;阿里在造物节上晒出的 “淘咖啡”也在朋友圈里连刷几屏;4天后,阿里集结所有力量,在网商大会重启之日宣布 “五新”战略;紧接着刘强东也提出“第四次零售革命”概念……许多大平台也开始零售改革。

各大品牌自然也不会放过试水的机会。在8月份举行的风暴电音节上,玛丽黛佳带来的玛丽黛佳无人色彩贩卖机同样吸引不少的关注,之后在银泰等百货玛丽黛佳也有做持续性投入。玛丽黛佳无人色彩贩卖机主要贩卖口红,悦诗风吟则是其大部分商品都可以在自动贩卖机中买到……业界相关人士表示:“如果可以结合能快速推荐产品的人工智能,相信会更有吸引力。”

七、渠道百变求生

前不久,聚美丽对全国CS渠道的代理商进行调查,发现虽然零售寒冬有所缓和,但渠道仍然处于一种焦虑状态。因此,业内人士尝试各种的手段以获得更好的发展。

1.店铺扩张或门店升级。门店升级多体现在各大连锁上,屈臣氏第八代店铺,娇兰佳人第四代店铺,康缇第四代店铺等都在2017年推出。

另外,一些店铺用增加门店数量的方式来提高整体规模。以娇兰佳人为例,自2015年开放加盟之后,门店数量的递增便呈加速度。去年12月中下旬,娇兰佳人常务副总裁贾秋丹对外透露,截至2017年12月17日,娇兰佳人在售门店2100多家,预计到12月31日,店数会接近2200家。而2018年娇兰佳人会继续加快拓店步伐,计划店数增幅50%,再开店1100家,总店数达到3300家。

2.单品牌店成为线下渠道新宠。随着多品牌专营店渠道同质化竞争的加剧,以及近几年国产品牌知名度的提升,许多国产品牌开始发展单品牌专卖店渠道。单品牌专卖店模式起源于英国的美体小铺,同模式的海外对标有科颜氏、欧舒丹、菲诗小铺、悦诗风吟、爱丽小屋、谜尚等,但今年本土品牌植物医生、林清玄等单品牌店取得不错成绩,越来越多的本土企业也想从中分到一杯羹如环亚、上美等。

3.渠道并购。5月15日,浙江知名代理商——杭州新紫阳被中信集团控股的消息在行业引起不小的轰动。据了解,资中信美尚基金持股51%,原新紫阳董事长黄强持股49%。而后7月份,金王透露,其已完成对全国8家渠道商的并购,分别为郑州弘方化妆品有限公司、济南弘方化妆品有限公司、山东弘方化妆品有限公司、芜湖弘方化妆品销售有限公司、芜湖弘思化妆品销售有限公司、四川弘美烙色化妆品有限公司、昆明弘方化妆品有限公司以及安徽众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

随着渠道升级,抱团取暖的现象也越来越普遍。

八、外资大牌也难逃负面新闻

整理过去一年的事件过程中我们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多个外资品牌被质疑过。闹得最大的应该是宝洁的二恶烷风波,尽管宝洁多次强调:公司委托的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显示,产品残留的二恶烷杂质皆低于10 ppm,符合国家法规规定,但这次风波确实对宝洁造成不小的影响。

另外,强生也深受“滑石粉事件”的困扰;资生堂陷入“召回门”;多芬在广告中让黑人用后变白人而被网友质疑种族歧视种族歧视……

即使再优秀的企业,都不能保证不会出现安全问题,因此国家加强监管显得更加重要。

以上是小编对过去一年的事件整理。看了上面2017年发生的行业事件,对你是否有所启发?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赞赏美业创新者

相关新闻